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本土新闻 » 合肥 » 正文

七旬老人苦寻走失爱妻600多天

摘要: 在金际纬的辨认下,陆广珍的身影又出现了,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金际纬擦了擦眼泪,告诉记者,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担心有一天自己倒下了,也没能找到老伴的下落。

 

  76岁的金际纬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一天天走下坡路。可他还有一桩心愿未了,那就是找到自己走失600多天的老伴。她在哪里?过得好吗?还活着吗?能找到吗?600多个日夜里,这些问题和思念、内疚交织在一起,压在金际纬的心头。“我活着,最大心愿就是找到她!”

  古稀老人走失600多天

  一想起老伴走失的那天,金际纬的眼眶就忍不住红了一圈。他清楚地记得,那是2018年7月13日,正是盛夏时节,天气热得人心慌。早上6点,老伴陆广珍起了个大早,她告诉金际纬,自己有点头晕,不想吃早饭,想出去走走。金际纬没放在心上,老伴平时也会出门溜达。但他没想到,这一走就是600多天的音讯全无。

  上午11点,眼看到了吃午饭的时间,金际纬在家左等右等都没见到老伴的身影,他有些慌张,赶紧给同住在南岗镇的女儿和儿子打去电话,两人都表示,没有见到妈妈。金际纬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他一边到附近的小区打听消息,一边召集孩子们报了警。

  很快,警方就找到了当天的监控。视频监控显示,7月13日早上,陆广珍在长宁大道附近横穿了马路,这也是她第一次出现在监控中。“当时因为隔着比较远,监控看不清。但我看一眼就知道,那就是她,没错。”金际纬说,老伴驼背,走路蜷着胳膊,所以身体有些晃悠。

  在金际纬的辨认下,陆广珍的身影又出现了,这也是她最后一次出现在监控中。她走到汽车客运西站,混入了来往的旅客中。线索到这里就断了,金际纬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她肯定是迷路了,找不到家在哪里了。可是车站这么多人,她又会去哪里呢?”

  骑着三轮蹲守小区寻人

  线索断了,金际纬不肯放弃。他让孩子们打印寻人启事,在网上发布了寻人公告,凡是老伴可能去的地方,金际纬都要亲自再找一遍。有人告诉他,在五里墩看到了一位老太太,形似陆广珍,金际纬立刻赶了过去,结果未能如愿。又有人说,在永和家园看到了形似者,金际纬赶了过去却又再次经历了失望。

  “这么多人都说见过相似的,会不会她还在合肥?”考虑到自己年纪大了,腿脚不便,金际纬租了一辆三轮车,每天骑着车以家为中心,在附近小区蹲点寻人。见人就问,见人就说,可依旧没盼来老伴的半点消息。“我应该早点发现的,她之前的记性就不太好。”从夏天找到冬天,金际纬在失望之余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孩子们不忍心让他来回奔波,黯然神伤,便带着他搬离了老家。

  2019年12月,金际纬病倒了,医生告诉他,要适当放松心情。可金际纬担心的是,留给自己寻找老伴的时间不多了。“她一生跟着我吃苦受累,老了连家都回不去。”一想到这里,金际纬的心就揪了起来。他告诉记者,自己和老伴陆广珍自幼相识,一起携手走过了50多年的婚姻生活,平时老伴处处谦让他,两人相知相守了大半辈子几乎没有红过脸。

  盼好心人有线索及时告知

  从2018年7月13日至2020年4月9日,已经整整过去了636天。这600多天里,金际纬拿过最多的物件是老伴的证件照。照片中,陆广珍一脸严肃,像极了以前生气的模样。“一拿起这些照片,就觉得她在怪我,怪我没找到她。”金际纬擦了擦眼泪,告诉记者,自己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他担心有一天自己倒下了,也没能找到老伴的下落。

  “我的身体我很清楚,现在活着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她。”他说,老伴的身高在150cm左右,走失的时候只穿着夏天的衣褂,上身是白色蓝碎花短袖褂,下身是阔腿裤和红色白底布鞋,右膝盖穿过钉,走路右腿有点歪,两手张开来回摆。他盼望如果有好心人能够看到她,能够帮帮她。又或者即使老伴不在了,也希望能通知他,让他带她回家。

  合肥报业全媒体记者 卫晓敏 文/图

资讯标签 金际纬 老伴 陆广珍

编辑: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