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本土新闻 » 合肥 » 正文

扶贫先扶志,幸福的路要自己走

摘要: 筹集资金修路、修坝等基础设施,之前有村民会认为不如把这个钱分一分发给村民,魏志兵便耐心地把道理讲给大家听:钱并不能真正带走贫困,但如果将村里的基础设施建好了,这个村子里几代人都会跟着享福。

  ○李先强给记者讲述果园三个月前欣欣向荣的景象

  ○查看新修的拦水坝

  ■体验记者:合肥报业全媒体记者 张梦怡

  ■体验地点:巢湖市庙岗乡童集村

  如果论起一个扶贫书记的自我修养,勤奋+智慧,再得加上几分威信,三者集齐才能获得“扶贫密码”,如果要说渐入佳境,那还得经过更深层次的“修炼”。

  来到距离合肥市区两个多小时车程的巢湖市庙岗乡童集村,对于只有一天村支书“生涯”的我来说,仅限于和它有了一次亲密接触。但当我用心去感受和对待时才发现,村子里不仅路宽敞了,电线整齐了,坝子结实了,村民的腰包鼓了,最重要的是,老百姓们的观念也开始转变了。这个原来的贫困村不仅“脱帽”成功,村民还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有了盼头。

  大户定心了: 无花果产业园里处处“好风光”

  李先强,大家都叫他“强子”,现在成了村子里的“大户”,承包了50多亩地,搞起了无花果种植。现年已经52岁的他,开过饭店,种过水稻,外出打过工,最后都不了了之了,原因不言而喻,就是没挣着钱。然而,这一切在扶贫书记魏志兵来村之后,发生了改变。

  已经进入11月,李先强的无花果园里静悄悄的,偶尔可见几棵树上,零星地挂了三两颗小果。“这个不行,都干了,属于弃果,都是大家摘剩下的。采摘节上,最大的果子比这大三倍。”

  李先强骄傲地回忆起这个园子三个月前欣欣向荣的景象。

  2019年8月,童集村迎来了第一个无花果采摘节。“魏书记替我们想的点子。”说起当时的情况,强子打开了话匣。“魏书记找来了媒体帮忙,把咱们的无花果宣传出去。”这一下让整个产业园热闹起来。仅仅一个半月时间,产业园迎来了2000余人次的游客,一共采摘2万余斤,收入10万余元。

  “基本上都卖光了!”强子笑着说。他的妻子何四娟也跟着笑得合不拢嘴。秋末冬初时节,这个偌大的园子里,百来只大白鹅摇摇摆摆地散着步。看到陌生人进园,一溜烟地跳进了旁边的大水塘。水塘里也有“文章”。“一共挖了6口水塘养鱼,鱼不多,仅供我自己的农家乐饭店。”大白鹅的供应链也是一样。“在产业园里,我还套种了西瓜、李子这些水果。”李先强说。

  其实,故事并非这般一帆风顺。这块地是2017年李先强就承包下来的。当时的他还在为种什么赚钱而犹豫,就在这时,村里邀请他与村集体合作种植无花果,同时鼓励他发展经济果木种植与采摘,并请来技术专家传授栽苗、施肥、修枝等种植技术,2018年夏天无花果首种成功后,看着满园的无花果,李先强突然乱了阵脚。

  “我跑去找魏书记,问‘书记,这可怎么办啊’,书记那时候刚来村子没多久,了解情况后,就带着我到处找销路。”李先强回忆道。虽然说起无花果的种植方法头头是道,但要让他自己去推销产品,这个50岁的大男人却又紧张又腼腆。

  “我当时就只会对着人笑,要不就是掏出烟盒,给老板们递烟,啥话都不会说。”李先强说,“都是魏书记,他一家一户带着我跑,帮我推销。”说到这儿,强子有些动容。

  就是2018年的那个夏天,强子的无花果产业园赚钱了。不仅自己挣到了钱,还带着村子里的贫困户们一起挣到了钱。“贫困户们都到我的园子里来做工。”

  童集村的无花果扶贫产业园,以“村委会+家庭农场+贫困户”的方式,不仅让李先强这样的大户腰包鼓了,还让村里20户贫困户通过务工与分红的方式实现了稳定增收1000元。2019年无花果产销量更是比上一年度翻了一番。“明年肯定会更好的。”魏志兵很坚定,拍了拍强子的肩膀,强子腼腆地连连点头。

  贫困户开心了:

  种养稻虾,带弟弟一起致富

  作为一位扶贫书记,必须用脚步丈量整个村庄。“童集村有21个村民组,982户,总面积9.57平方公里。我一般两三天走一个村民组,有的大一点的需要三四天。全部走访一遍,需要一个多月。”

  一路上,是魏志兵带着我走,路上的村民都和他打招呼,时不时询问他一些事情,而他则向大家热情介绍我这位初来乍到的“临时书记”。我倒有一种“外人”的惭愧感,不太好意思。

  55岁的花正云是花庄村民组的村民,2018年年底,他的家庭顺利脱贫。花正云的妻子身患精神疾病,当年是因病致困。后来,花正云在驻村扶贫工作队及村两委的帮助下,搞起了稻虾共养,拿到了政府的补贴资金,稻虾也都卖上了好价钱。2018年花正云的养殖面积扩大到8亩,收入约2万元。在花正云的带动下,他的弟弟花正银也利用6亩稻田搞起了龙虾养殖。

  2019年夏天,花正云还收到了一个好消息,儿子顺利考上了合肥的一所大专,成为一名大学生。“他在大学里,至少可以学到一门技能,以后自力更生。”花正云说。今年,村里还给26名贫困家庭的在校学生发放3.5万元教育补助资金,花正云家就是其中一户。

  2019年,童集村共为村里的36户贫困户申报特色种养业项目,包括发展畜牧产业(鸡、牛等)及渔业产业(鱼、虾等),补贴资金6.8万元。

  走访中,会遇到许许多多的“杂事”,得有“望闻问切”的细致才能照应得过来。

  村民组长放心了:

  拦水坝修好,不愁灌溉了

  徐家水很干练,看上去不像一个古稀老人。他是徐坎村村民组的组长。魏志兵告诉我,徐家水是一位老党员,党龄48年,比他的年龄还大。想要做好扶贫工作,很多时候需要依靠这些村民组长,因为这些村民组长在村里有“老资格”,也就是威信。如何让他们的威信发挥作用?魏书记有“高招”,那就是通过实际行动来帮助他们解决一些所在村组的困难。

  从村部步行2公里左右,就来到了沙河坝。这里用混凝土砌起了一个拦水坝,坝子长约20米,高3米,走近便可看出新修的痕迹。

  2019年,魏志兵了解到这个坝子年久失修,拦水能力极差,村子里的农田灌溉用水非常困难。他就协调整合了14万元帮扶资金,专项用于支持童集村水利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我们脚下新修的这座拦水坝就是该水利工程的一期,投资4万元左右。下一步,将利用余下帮扶资金,对徐坎村民组沙河坝抗旱灌溉沟渠进行清淤,同时对上北份村民组抗旱沟渠进行修缮,完工后,将惠及童集村两个村民组,200多户村民,灌溉1400多亩农田。

  “以前为了水,上下游的两个村子都会有矛盾。”徐家水告诉我,“如果不是魏书记筹了钱修好了坝子,还不知道要到啥时候呢。这真是做了件大好事啊。”

  除了修缮水利设施,修路、修理供电设施都是童集村这一年多来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果。村子里的路更宽了,坝子更结实了,电线整齐了,村民的腰包鼓了,幸福的生活也正在奔向这个美丽的小山村。

  合肥报业全媒体记者 张梦怡/文 高博/摄 通讯员 徐小中

  记者手记

  扶贫扶志才能真正“富”起来

  得知自己要去当一天的“村支书”,我脑袋里蹦出了那句“别拿村长不当干部”的戏言,但其恰恰诠释了基层干部的辛苦与不易。虽然只是客串,但用了心就能够真切体会到。

  每天面对的是年龄比自己大十几岁甚至几十岁的村民,处理的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今天是你家的牛踩坏了我家的庄稼,明天又是他家的鸭子吃了我家的水稻,常常要去做“和事佬”,调解农户之间矛盾,拉着你一说就是一下午,当下的矛盾暂搁一边,还非得跟你从三四十年前唠起……

  这些看似繁琐的事,都是第一书记+驻村扶贫工作队队长魏志兵每天在经历的事。如何处理好,不仅需要智慧,还需要一颗真诚善良的心,想群众之所想,急群众之所急,为群众计深远。

  “扶贫先扶志”,这是魏志兵一直奉行的真理,也是我感触最深的一句话。“我终有一天会离开这个村子,但我希望,每个脱贫的贫困户能够真正找到自己的人生价值,活得有盼头。”

  魏志兵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他们只有掌握了技术,勤劳为本,找准了致富之路,才能够真正脱贫。”他会在给大家开会时,对村里个别“懒汉”恨铁不成钢而发火。一顿“教育”之后,第二天,“懒汉”会主动给书记打电话,让他给自己找个事做。每逢接到这样的电话,魏志兵都发自肺腑的高兴,因为他知道,每调动起一个人的积极性,离这个村子的幸福道路就又近了一步。

  筹集资金修路、修坝等基础设施,之前有村民会认为不如把这个钱分一分发给村民,魏志兵便耐心地把道理讲给大家听:钱并不能真正带走贫困,但如果将村里的基础设施建好了,这个村子里几代人都会跟着享福。

  在村里走了一天,体验了一天的村支书的我终于懂得,扶贫已经不仅仅是针对某一个贫困户的“贫”,更多的在于让村民们接受新思想、新观念,这样村民们的生活才能真正“富”起来。

编辑:陈全兵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