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本土新闻 » 合肥 » 正文

九旬翁爱读书,手不释卷度晚年

摘要: 稍有空闲,吴瑞昌便又做起了“文化教员”,从老式拼音开始,一步一步教战士们文化学习。1978年,吴瑞昌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部队,转业到淮北煤炭学院,成了众人眼中真正的“文化人”。不慎摔跤,医生嘱咐至少卧床两个月,家人担心吴瑞昌的身体,他心里却偷偷在乐:这下可以有大把时间读书看报了。

“90岁了只有100度老花眼,这要是不看书,不是浪费了吗?”每当邻居们对他90高龄仍旧坚持读书学习啧啧称奇时,吴瑞昌总是乐呵呵地开着玩笑。读书,让吴瑞昌晚年生活幸福充实,也使他结交了几位知音,“每天都觉得很快乐”。

部队里的文化教员

父亲是名私塾先生,耳濡目染中,吴瑞昌也学会了识文断字,与周边穷苦人家的孩子比起来,是名副其实的“知识分子”。

1950年,吴瑞昌如愿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解放军,第一个月的“伙食尾子”只有1元钱,吴瑞昌想都没想,揣在口袋里直奔书店。12月底,吴瑞昌报名参加抗美援朝战争,军事训练几个月后奔赴战场,被分配到了炮兵团。当时,武器装备薄弱,各营基本上是换防不换炮,不久,吴瑞昌就发现,很多士兵都不认识字,有些战士甚至连阿拉伯数字都认不全,这样打起仗来怎么行?吴瑞昌主动站出来,义务担任文化教员,教战士们认字、识数。

战争结束后,吴瑞昌随部队回国,因为文化水平相对较高,负责武器装备工作。稍有空闲,吴瑞昌便又做起了“文化教员”,从老式拼音开始,一步一步教战士们文化学习。很快,吴瑞昌被提拔为指导员,回国后第二年,又被派往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政治干部学校,任干部处助理员。

1978年,吴瑞昌依依不舍地离开了部队,转业到淮北煤炭学院,成了众人眼中真正的“文化人”。

“安高老年论坛”“坛主”

退休后,吴瑞昌定居合肥,每天仍旧手不释卷,哪一天没有读书看报,心里就觉得有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完成。

有一年,吴瑞昌小中风,从针灸医院治疗回到家,老伴让他休息,可话音未落,吴瑞昌已经捧起了书本。不慎摔跤,医生嘱咐至少卧床两个月,家人担心吴瑞昌的身体,他心里却偷偷在乐:这下可以有大把时间读书看报了。

搬到稻香村街道合作化南路社区居住后,住房条件改善了,吴瑞昌读书的劲头更大了。天气晴好的下午,吴瑞昌总是带上几本书、几份报纸走出家门,安高城市天地小区广场是他的天然阅览室。

渐渐的,安安静静读书的吴瑞昌吸引了小区里另外两位老人的注意。80岁的王怀乐和77岁的索欣生平时也爱读书看报,和吴瑞昌闲聊几句后,顿觉相见恨晚。看到书上工整的批注和密密麻麻的读书笔记,王怀乐和索欣生敬佩不已,听说《信仰改变中国》吴瑞昌已经读了三遍,俩人更是由衷赞叹。而吴瑞昌还是那样淡淡笑着:“年纪大了记性不好,所以,一定要反复看。”

如今,每到下午4点半左右,不用相约,三人都会拿着书报来到广场,谈谈各自的读书感想,聊聊时事政治。偶尔路过的居民常常驻足倾听,熟悉之后也加入了讨论的队伍,或者,坐下来翻阅吴瑞昌带来的书籍和特意为老年朋友剪辑成册的剪报,时间久了,形成了相对固定的读友群。索欣生笑着说,“大家都戏称我们这个民间‘老年论坛’为‘安高老年峰会’,吴老就是当之无愧的‘坛主’。”

吴瑞昌连连摆手,将记者带到阳台上特辟出的小“书房”,指着墙壁上一张“幼儿拼音表”:“这个让我最头疼,几年了,就是学不会!”

彭群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记者 洪欣 文/摄

资讯标签 吴瑞昌   

编辑:何姗姗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