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本土新闻 » 合肥 » 正文

工作岗位坚守28年 没请过一天公休假

12月8日傍晚,合肥市蜀山区市场监管稽查大队副大队长薛军积劳成疾,在工作岗位上不幸离世,生命定格在45岁,他最疼爱的女儿,今年才10岁(合肥晚报12月12日A6版曾报道)。昨日记者来到薛军家中,并走访了薛军生前好友同事,还原薛军工作和生活点滴。

他用亲情唤回迷失传销人员

朱永华,原是政务区国际花都小区保安队队长,“跟薛队认识好几年了,那时小区传销严重泛滥,打完这拨,另一拨又来了。”朱永华记得,每次集中行动,薛队都冲在最前面,带着队员分辨传销窝点,制作问询笔录,“电梯等不及,就一层层地爬,没等缓过气,又要跟屋内传销人员斗智斗勇。”

特别是周末时间,值班的朱永华总能看到那辆灰色的电动车骑进小区,“薛队来了。”为了防止打草惊蛇,大家都互相装作不认识,换上便装的薛队,在小区里四处转悠,看到有三五成群的人就凑过去,确定疑似传销人员身份后,悄悄记下对方所住的楼道及单元门户,再联系队员前来清理。

荷叶地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张勇一直分管打传工作,与薛军相识已久。今年夏天,在集中对绿怡居小区进行传销窝点清理中,由于传销人员故意阻挠,反锁房门躲避处罚。最后,依照相关规定对房门进行了开锁处理,在对传销人员进行询问处理中,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该房屋业主急匆匆赶回家中,不由分说指责打传办人员,薛军耐心向其讲述中,对方不依不饶拿着背包砸向薛军,“我们将其移送派出所后,薛队还主动说算了,遇到阻挠推搡也不是第一次了。”张勇介绍,之后街道想给薛军颁个委屈奖,他也摆摆手说算了,不都是为了工作嘛。

在日益严峻的打传阶段,薛军还摸索出一套打传秘诀,同事曾涛记得,五里墩街道辖区传销窝点一度泛滥成灾,甚至出现打而不绝情况。薛军建议采取“两地共管+亲情感化”方式,现场将传销人员手机寄回原籍,一同寄回的还有两封信——一封给当地司法所,一封给传销人员家人,通过两地管控,用亲情唤回迷失路,真正把传销人员管起来。

这项经验也在蜀山区各个街道得到推广,截至12月8日,全区只剩下约70户零星传销窝点,打传工作进入全面固守阶段,正在为“无传销城区”验收作最后冲刺。

“火眼金睛”找出阴阳电梯维保单

在同事眼中,薛队对工作细节是出奇地“较真”。在薛军倒下的桌旁,放着一叠结案资料,里面有一份执行完毕的行政处罚告知书。今年5月28日,政务区水墨兰庭小区31号楼出现电梯困人,接到投诉后,薛军带队来到现场检查,核对电梯轿厢内的维保日期时,发现尚在维保期内。

“他总觉得不对劲,判断不是普通故障,找到物业和维保单位反复核查,联系电梯维保人员时,意外发现对方已经离职,但维保单上居然还有近日的签名。”同事邓钊说,这样一份阴阳维保记录是如何出炉的?薛军继续深究下去,找到维保单位负责人了解相关事项,在一连串证据面前,对方承认了维保单造假事实,最后被依法处以5万元罚款。

去年10月7日,辖区一家大型商超销售的三黄鸡经检验为不合格肉类。立案后交由薛军承办,薛军详细翻阅该超市销售记录、发票等相关材料,并约谈当事人,了解案发原因、经过,及时锁定证据,依法作出10万元处罚。

作为百姓食品安全的守护者,就是一场保“胃”战。今年1月份,有居民投诉在产业园内有一家公司使用工业原料松香替代动植物蜡成膜剂生产果蜡,涉嫌加工销售非法食品添加剂。薛军作为经办人,穿上便装多次实地调查,并顺利取证,在集中查处中又将采集的成品样品送外地做成分分析。

“不能要钱不要命啊!”薛军拿出厚厚一叠证据材料,案值高达45万元,公司负责人承认了违法事实,并甘愿接受处罚。这也成为新食品安全法颁布后该局查获的最大一起食品案件。

女儿牵挂:“妈妈,你还有我”

打开薛军生前用过的电脑,除了一堆执法文书外,一张张照片缓缓映入眼帘:第一次参加女儿的家长会、女儿参加跆拳道比赛、认真弹钢琴……女儿才10岁,小学仅读了4年,直接升入上初一,成绩也是名列前茅。

薛军在抢救期间,女儿第一次走进响着沉闷仪器声的重症监护室时,咬着嘴唇,紧紧拽住母亲周先荣的衣角,周先荣安慰她,爸爸只是生病了,很快就好了,不敢告诉她真相。

薛军去世后,借住在亲戚家的女儿给母亲发了一条短信,“妈妈,我想你,你要注意身体,你还有我,我爱你。”往事一幕幕闪现,泪水涌出眼眶。

薛军虽然中专毕业,可他偏爱钻研,又进修学习经济管理专业;谈恋爱时,哪怕是在街边买瓶矿泉水,他都先看看生产日期,再拧开盖子,递给乐不可支的女友;女儿从小喜欢跆拳道,他痴迷易经和太极,他开玩笑说一老一小,一静一动……小小的举动打动了周先荣的心。她就意识到,这是一个有作为的男人。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薛军依然不会唱歌,不会开车,不会用微信聊天,不去看电影。

薛军总是骑着电动车早出晚归,身上总有使不完的力气,却很少能陪陪家人,当女儿看到同学周末去周边的主题公园游玩,也眼巴巴地求过爸爸,可得到的答案总是,“爸爸最近太忙了,先答应你元旦去玩,好不好?”说这话时,满心欢喜的女儿还跟他拉起了钩钩。

据了解,薛军从事工商行政工作28年来,从未请过一天公休假,这也成为市场监管局局长杨策标最大的遗憾,“我上次见面时还说,薛队你都工作20多年了,可以享受15天公休假了,不用就要过期了。”薛军挠挠头嘿嘿笑了,“最近任务多,再缓一缓。”

薛军去世后,同事意外发现,陪伴他走街串巷的电动车还在静静地充电,几天没骑落了一层灰,仍保持着出发待命状态。

□通讯员 张敏 杨发苗 许建军 合肥晚报 合肥都市网记者 刘晓平

资讯标签 薛军 薛队 传销

编辑:汪千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