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本土新闻 » 合肥 » 正文

32年后,她能找到自己的亲人吗?

QQ图片20161028103215

                                       ○汤女士的寻亲之旅

QQ图片20161028103033

                                        ○民警接受记者采访

32年前,她才五六个月大,就被抱养给了别人。

如今,她结婚生子,寻找亲人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几经周折,她总算找到了一点线索,并从江苏赶到了合肥三河……她能找到亲人吗?

27日,合肥晚报记者陪着她赶往三河古镇寻亲。

被抱养32年后来合肥寻亲

江苏的汤女士在安徽灵璧县长大,如今在常熟做生意。她从小就听村里人说自己是抱养来的,但养父母对她不错,再加上对亲生父母没什么印象,她也就从没找过。但随着她长大成人、结婚生子,寻找亲生父母的意愿却越来越强烈。“特别是看了电影《亲爱的》及《失孤》后感触颇深。我不怪父母,只希望能和他们团聚。”

几经寻访,她曾找到抱走她的那家人——舒城县杭埠镇潘家祠堂人潘耀达。然而,当事人已去世,他的家人对此也没什么印象,线索就此中断。

汤女士说,她出生于1984年,具体月份不详,估计是在农历五六月。被抱到舒城后,她又被转送到了江苏省睢宁县李集镇三里村一户人家,之后又被转到灵璧县的养父母手里,收养时间是在1984年十二月十四(农历) ,当时已六七个月大。“被收养时身上无明显标志,当时用两件花织尼布襁褓包着。”

前几天,汤女士打听到,三河镇一户人家的孩子和她长得非常像,于是她赶紧从江苏赶到了合肥,期待能找到她的亲人。

一句话的信息给她带来希望

27日一大早,汤女士就等在了合肥报业传媒集团的门口,为了尽快找到亲人,汤女士说她已经好几个晚上都没睡好觉了。“前几次来找,心里都没底,但是这次有你们的陪同我感觉很踏实。”

汤女士说,她在网上寻人以后,不断有人与她联系,有的是帮她找人,也有的是在找家人。

潘岩(化名)是汤女士堂弟的同事,在网上看到了汤女士的寻人信息后,就询问了汤女士的堂弟关于她的信息。“她就在网上跟我堂弟说了一句,‘我爸说这个人长得和我们村里一家人很像。’就是这么一句话,又重新燃起了我寻亲的念头。”汤女士说,但是自从那次在网上联络过后,就再也找不到潘岩了,无论是电话还是微信,潘岩始终不予回复和应答。

“她越是躲着我,我就越觉得她肯定知道些什么。”汤女士坚信,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在这个潘岩身上。

寻亲的线索很少,不知道自己的出生地在哪里,也不知道亲生父母姓什么,汤女士急得只能向派出所求助。

当地三河派出所的一名户籍警在接到汤女士的求助后,称他在前一天晚上也通过网络看到了汤女士的寻亲信息。“因为是在我们辖区,而且我又是负责户籍的,所以我今天早上到单位就留意了一下,但是好像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这位民警随后又通过汤女士所提供的潘岩的姓名查询,也没有查到这个人的准确户籍地。

中间人过世线索又断了

“既然潘岩说她和家门口的一家人长得像,当年抱走她的人也姓潘,那么有没有可能潘岩就是这个潘家集的人。”当天上午,有几名网友也赶到了三河镇与汤女士会合,希望能够帮助她找到家人。

听了他们的分析后,记者与汤女士又驱车赶往舒城。

村子里的住户并不多,大多数是老人,但是听说汤女士的遭遇后都表示,村里在上世纪80年代并没有被遗弃的孩子。

在村民的指引下,一行人找到了潘耀达家。由于潘耀达已经过世,他的遗孀对于汤女士也没有什么印象。但是她提供了一个线索,“当年他是从三河镇街上看到有小孩在路边,看着可怜怕她饿死就把她抱起来了,后来人家介绍就又送到有人要孩子的家里去了。”这样一说,汤女士深深地叹了口气,“我感觉好像大海捞针。”

这会是哥哥吗?

对寻亲几乎已经放弃了希望的汤女士落下了眼泪。原本想干脆自己先去派出所登记寻亲,留下自己血液样本,如果自己的家人也在找自己,那么或许有一天可以相认。

当天下午2点,就在记者和汤女士准备从三河镇回合肥的途中,汤女士突然接到了个电话。

“我一直在寻找我亲妹妹,她是1984年出生的,当时被我姑姑扔在三河街上。我14岁的时候和我母亲到街上找过,但是没找到。这些年我们家人一直还在想办法找她。”通过电话中男子的描述,汤女士感觉到,对方说的一些信息点和自己了解到的十分接近。

随后,两人约定当天下午在三河镇见面。下午3点,激动且有些紧张的汤女士站在三河镇汽车站门口。当一名40多岁的男子站在汤女士面前时,大家都惊呼“真像啊”。

男子姓曹,1972年出生,庐江县白山镇人。按照他的说法,他家中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他是老三,下面还有一个妹妹,正在寻找的也就是这个妹妹。

曹先生的母亲早几年已经过世,父亲也已经79岁了,因为有高血压,所以寻找妹妹的事情姐弟三人一直没有告诉父亲。“早上是我嫂子看到你的寻亲启事,然后发给我,我看了你的照片觉得和我女儿好像,跟我姐姐家女儿也像。后来我发给他们看,他们也都觉得像,所以我才给你打的电话。”曹先生说,这些年他们一直在寻找妹妹的下落。

汤女士和曹先生希望,通过DNA鉴定来确定是否是亲兄妹。

本报将继续关注此事,同时通过“ZAKER 合肥”直播汤女士的寻亲之路。

注:有线索者请与汤女士联系,电话:13063773607 微信:wb13063773607。或者拨打本报热线96511,我们将代为转达。

■对话

曾经寻找过 

我将不后悔

记者: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自己是被抱养的?

汤女士:大概在五六岁时,村里的老人说的。当时半信半疑,后来知道确实是真的了。因为养父母对我很好,我一直没和养父母说。后来,我长大了,他们主动对我说的。

记者:有没有恨过自己的亲生父母?

汤女士:以前或多或少有这样的念头,但后来经历事情多了,我就能体谅他们了。当时,很多家庭生活艰难,我不是唯一的例子。几经周折遇到我的养父母,我觉得我很幸运。我不怪我的亲生父母,只希望能和他们团聚。

记者:养父母知道你寻找亲生父母的事情吗?他们反对吗?

汤女士:我和养父母说要寻找亲生父母时,他们一开始反对,经过沟通后他们也理解了。特别是我的养母,她主要担心我不要她了。但是我不会不要她的,不管我找不找得到亲生父母,都会赡养她终老。实际上,也是我的养母带着我去找当年的中间人,我才知道我辗转几次来到现在的养父母家。可惜找到三河时,线索基本上断了。

记者:白山镇曹先生提供的相关资料和你比较吻合,你看好这个线索吗?

汤女士:我既期待,又不敢抱太大希望,我担心期望越大失望越大。希望DNA鉴定能给我真相。

记者:假如找不到亲生父母,你怎么办?

汤女士:我目前想的是尽力去找,无论能否找到,最起码自己找过,将来也不会后悔。

□合肥晚报 合肥都市网记者 杨兵 韩婷

编辑:汪千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