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本土新闻 » 合肥 » 正文

军民接力决战刘夹河 新大坝合围绝地逢生

摘要: 随后,第二艘、第三艘……1个小时后,这里已经沉下5艘装石大船。一直在现场参战的严店乡工作人员邢乾介绍说:“最大的船重达60吨,小的也有45吨左右。”当日天黑之前,9艘船全部沉入河底,尽一切努力保住大堤。

航拍肥西严店刘夹河16

○航拍肥西严店刘夹河

守护大堤

守护大堤

小战士腋窝磨破仍战斗一线

小战士腋窝磨破仍战斗一线

太阳,东升西落。抗击洪魔,肥西,有惊无险,度过了一天。

然而,对于坐镇在派河与刘夹河交汇处的现场抢险“总指挥”徐仲明,以及奋战在此地的每一个人来说,刚刚经历的都是一场生死时速的大战。

7月9日上午10点,所有努力之后,“破堤”似乎已成定局。然而,在军民接棒努力下,最后一刻,新大坝最终合围……

突发险情

专家会诊,堤坝加固迫在眉睫

派河,肥西母亲河。千百年来,汩汩流淌。

肥西县严店乡下司圩村,就位于派河“U”形转弯处底部,这里有一条支流刘夹河,南通肥西县滨湖泵站刘河站。刘夹河与派河形成了一段“三岔口”。

在这次暴雨侵袭中,派河、刘夹河水位也随之猛涨。7月1日,当时还在会议室的徐仲明突然接到电话,刘夹河出现塌方险情。

“县里领导让我1个小时赶到,我半个小时就到达现场。”出现险情的堤段,就在派河“三岔口”向南约50米的刘夹河西岸。

这,让徐仲明心头一紧——刘夹河两侧均为地势下落10米以上的农田,若是险情不除,一旦破堤,派河水将汹涌扑向堤下庄稼。

“加固堤坝迫在眉睫!”很快,在专家会诊之下,抢险方案出炉,武警官兵等抢险人员迅速到位,一切都在紧张有序地进行。

然而,险情远远没有停止。7月8日上午6点30分,派河与刘夹河交汇处的老河口段又出现塌方险情,情况更加严重。

军民接棒

支撑坝体、加固坝基迅速展开

经过一番紧急会商,肥西县决定在三岔河口,沉船筑新坝,给老坝增加防护。

险情即是命令。7月8日7点30分,解放军陆军军官学院100名官兵赶赴现场。学员二旅政委陈国胜介绍,扺达现场后发现,当时堤坝外的刘夹河水位已达12.7米,接近2公里外的巢湖水位,高出警戒水位1.2米。

打桩、堆沙石袋、撑木头……一系列支撑坝体、加固坝基的行动迅速展开。

7月8日,雨过初阳,湿热难当。为节省体力、提高效率,100名官兵分成30人一组,每隔20分钟轮班上阵。

现场泥泞不堪,机械无法工作。沙石靠水运,装填垒坝只能靠人工,不少官兵的面庞被闷成了紫红色,汗水将迷彩服与皮肤黏在一起。

尽管如此,却没有一人退缩。他们喊着号子互相鼓劲、继续战斗。截至9日凌晨3点,经过18小时奋战,十余米深的刘夹河中筑了一道宽约40米的堰坝。

随后,第二批抢险队员——肥西民兵接棒,一直战斗到9日早上8点30分。

石船沉河

9艘大船,沉入河底支撑大坝

就在官兵用沙石加固大堤的同时,沉船计划也在推进中。

“希望用装满石子的沉船抵住新坝坝基,起到支撑作用。”徐仲明告诉记者,7月8日下午3点20分,第一艘装满石子的大船顺利沉入刘夹河底。

随后,第二艘、第三艘……1个小时后,这里已经沉下5艘装石大船。一直在现场参战的严店乡工作人员邢乾介绍说:“最大的船重达60吨,小的也有45吨左右。”当日天黑之前,9艘船全部沉入河底,尽一切努力保住大堤。

命悬一线

最后一刻,坝体合围现生机

防汛形势依然严峻。9日早上8点多,在肥西民兵撤离现场后,武警安徽省总队合肥市支队出动200人,到达现场继续奋战。

然而,事情并没有朝人们期望的方向好转。老坝再次塌方,速度也越来越快,甚至整体滑坡。可是,新坝还没有筑好。

派河水即将汹涌而至。回忆起当时的情形,徐仲明的眉头紧皱。在场的所有人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

“9日上午10点多,老坝也只剩下二三十厘米的距离了,按照当时滑坡的速度,破堤也就是1小时之后的事情。”

徐仲明告诉记者,在场的人员甚至筹划预案,希望尽可能减少破堤带来的危害。圩子里的居民也全部紧急撤离。

就在人们以为无望的时候,武警官兵们咬紧牙关,喊着号子,拼尽全力战斗。

“是在场的武警官兵给了我们信心!” 终于,9日上午11点30分,在最后的关头,新坝坝体合围,派河水挡住了。

看着快要被宣布“死刑”的河口又现出了一丝生机,所有人都振奋不已。

“百将团”驰援

18小时的作业量8小时完成

尽管坝体合围,但是险情依然严峻。对于派河与刘夹河交汇处老河口段来说,这仅仅是筑起了第一道坝,必须加固加高。

7月9日中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二集团军“百将团”受命,200名官兵火速赶过来。到达现场后,没有片刻休息便投入战斗。

“百将团”副团长俞成明告诉记者,200名官兵的年龄大都在18岁到25岁之间。这支队伍的到来,让徐仲明更加有了信心。

“他们当前主要任务就是加固、加高堤坝。”徐仲明告诉记者,根据此前的工程量预算,预计“百将团”官兵将战斗到10日凌晨2点30分,然后由新的抢险队伍来接替。

“不用,任务没完成,我们绝对不撤!”俞成明的回答掷地有声。

让徐仲明没有想到的是,预算18小时的作业量,“百将团”的200名官兵硬是将时间缩短到了8小时。

9日晚上10点30分,完成筑坝的第二道,填上了2400万方沙石土方。“整整缩短了10个小时,这支队伍的战斗力,让我们信心大振!”

昨天上午,200名官兵再次来到现场,加固、加高堤坝,完成筑坝第三道……

坝体合龙

监测水位下降

令徐仲明等人兴奋的是,9日晚上7点,坝体合龙以后,经过监测数据分析,大坝之外的刘夹河水位下降了1厘米。

“这是件大好事儿!”徐仲明解释,在刘夹河中,抽水泵不停地往外排水,减少对老坝的冲击。水位下降说明新坝起了作用,管涌渗漏现象也都“治好了”。

7月9日的那顿晚饭,现场的所有人都吃得特别香。

从7月1日接到命令,作为坐镇的“总指挥”,徐仲明不分白天黑夜地坚守在这一方土地上。由于不停地调度,他的嗓子嘶哑、嘴唇干裂。

□合肥晚报   合肥都市网记者   黎静/文 郑成功/图

新闻链接

小战士腋窝磨破 仍坚持战斗

18小时的工程量,缩短到8小时内完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二集团军“百将团”的战斗力让人肃然起敬。

记者在现场看到,“百将团”200名官兵中,不少人的手都被沙袋磨伤。

来自四川巴中的21岁小战士程翔,腋窝都被磨破了。但是,他仍旧咬牙坚持,不下火线。

在军医包扎完毕之后,他又再次走进抢险的人潮中。

资讯标签 刘夹河 派河

编辑:刘玉松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