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本土新闻 » 安徽 » 正文

合肥一家共享汽车宣布退出合肥市场 众多用户担心押金无法顺利拿回

摘要: 2018 年 5 月,共享汽车"麻瓜出行"宣布停止服务, 6 月,"中冠共享汽车"也人去楼空,且很多用户的押金没有退还。

5 月 28 日,合肥一家叫明天出行的共享汽车公司突然在其 APP 上宣布,将于 6 月 1 日起正式结束合肥的汽车分时租赁运营。虽然公示上承诺会对押金和账户上的资金予以返还,但是仍然有很多充了值的用户担心,他们的钱有去无回。

 

 

共享租车不但要充值还要押金

2017 年在包河区互联网产业园工作的张先生无意间在公司楼下看到一些停放整齐的小型电动车。这些电动车上都贴着明显的 logo "明天出行",在车身右后方还有一个二维码。

处于好奇,张先生用手机扫了一下二维码,手机上显示让其下载一款共享汽车的 APP。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张先生在这款 APP 里先充了 699 元的押金,随后又进行充值,很方便的就使用了一辆电动汽车。"我有急事的时候出门打不到车,用了这个共享汽车以后方便很多。"从 2017 年年底开始,张先生经常使用这款共享电动车。"一直都很好,没有什么问题,而且因为他们的公司就在互联网产业园内,这周边投放的车辆也很多。"

从 2017 年年底开始,张先生在这款 APP 里充值很多次,100 元到 1000 元不等。然而,闹心的事情最近发生了。

 

 

刚充了 1000 块车却越来越少

今年 4 月份,张先生又给这款 APP 里充了 1000 元。使用了没几次后,到 5 月初张先生发现 APP 里的车越来越少了,于是他很快找到这家公司。"当时公司给我的回复说是电动车很多拿去维修了,而且他们准备上线汽油车,APP 里还没更新。"

听说要上汽油车,张先生安心地回家了。可是到了 5 月 15 日,张先生发现 APP 里不但没有汽油车上线,原来的电动车也只有几辆了,而且分布的点都特别远,"我周边根本没有车。"

张先生又前往公司寻找客服人员询问。可是这次去,客服人员让他去找公司负责人。"我去找到他们负责人以后,负责人跟我说他们可能干不下去了,还表示最近将给我退还充值的钱和押金。"

等了一周,张先生也没有等到公司的回复,他在 APP 里申请退还的押金也一直没有退还。5 月 26 日,张先生再次来到这家公司,这次来他发现还有很多和他一样的用户也都来到公司要求退还押金和充值。"这次来他们一个财务在这边,跟我们说到 6 月 1 号肯定给我们解决,但是我每次来他们说的都不一样,我真担心我的钱拿不回来。"

 

 

APP 上贴出退出合肥市场公示

5 月 28 日下午,记者来到合肥包河互联网产业园。这家共享汽车公司所在地在 12 号楼里。跟着张先生记者来到公司门口。公司门口还停着一辆共享电动车,车身上贴着"明天出行",不过原本在车后方的二维码已经不见了。

走进 12 号楼,记者看到这家公司的里面虽然开着灯,但是却大门紧闭。公司的背景墙上除了有明天出行的 logo 之外,还有安徽隆架升铭新能源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牌子。张先生在外敲门呼喊,却一直没有人回应。

"他们不会就不出面了吧,我现在很担心我的钱拿不回来。而且我们现在有一个群,群里 40 多人都是押金没取出来的。"张先生说,虽然对方之前表示 6 月 1 日前解决,可是这家公司这样的状况,让他们实在很担心。

就在记者下午和张先生在产业园内采访时,张先生打开 APP 发现了一则公告。公告显示该公司将于 6 月 1 日正式结束合肥的其车分时租赁运营。同时也表示正在采取措施确保用户押金和账户上的资金尽快返还,对于满足押金退还条件的会员,会确保尽快退回,对于余额、出行卡余额、时长卡未使用时长,也会启动退还机制。

新兴产业监管并不健全

就此事,记者采访了安徽万舟律师事务所律师胡向洪。据胡律师介绍,共享概念是一个新兴的行业和产业,很多法律法规并不健全。目前共享汽车在合肥地区还没有监管政策。虽然很多共享汽车平台对资金的监管,纷纷采取在银行建立第三方监管的资金托管账户或专用账户来保存用户押金。然而,企业如果在银行开立的结算账户为一般存款账户,那么银行无需履行第三方监管义务,这也不免为共享汽车平台将手伸向用户押金池提供了诸多可能。

"拿这个案例来分析,公司承诺要退还押金,如果到时候因为公司经营困难无法履行承诺,那企业该承担违约金要承担的。同时,消费者也可以向消保委和市场监管部门投诉,申请介入调查和监督管理。胡律师说,"如果是出于主观恶意,为了侵占用户押金而挪用,这属于刑事犯罪;如果由于经营困难,处于维持经营的目的而挪动押金,这属于经济纠纷和违约。但如果共享汽车平台挪用了押金还不上,则要承担民事责任。"

过高运营成本和狭窄盈利通道不匹配

关于押金退还难的问题,出现在大众视野中最多的应该是 ofo 共享单车。与 ofo 的 99 元、199 元押金不同,共享汽车押金普遍较高。同时,也因为共享汽车数额较大,用户对押金问题也更为在意及敏感。

有业内人士称,押金难退只是表面问题,更深层次是,共享汽车的光环逐渐消失,共享汽车目前面临艰难的生存环境。事实上,与 2015 年到 2016 年共享汽车高歌猛进的时期相比,2017 年开始,共享汽车迎来了一波撤退潮。

2017 年 3 月,"友友用车"宣布停止运营,同年 10 月,共享租车平台" EZZY "宣布正式解散;2018 年 5 月,共享汽车"麻瓜出行"宣布停止服务, 6 月,"中冠共享汽车"也人去楼空,且很多用户的押金没有退还。

而另一家较大的共享汽车公司途歌资金链问题的爆发,更让整个共享汽车行业都蒙上阴影。2018 年 12 月,融资数亿元的共享汽车代表途歌陷入了"押金门"等生死危机。从退押金难到南京、深圳等多个城市撤退,再到成都分公司人去楼空,辉煌一时的途歌倒在共享汽车的浪潮下。

随着众多共享汽车纷纷败下阵来,共享汽车行业也迎来了"寒冬"。然而,共享经济的弊端也开始在这一行业逐渐显现,高额付出与微薄收入的盈利模式矛盾以及资本遇冷融资困难,引发了共享汽车"倒闭潮"。

事实上,共享汽车作为一种新生业态,各个租车平台都仍处于尚在摸索的阶段。大部分共享汽车企业的盈利模式是用户支付车辆的使用费用,而车辆的维修、养护、停车费及地勤人员的运维费用等均由企业承担。

这其实也就意味着,重资产模式下的共享汽车企业仍需要持续和大量的资金投入,但眼下资本对于共享汽车还处于试水和观望状态,不会再轻易出手,因此靠融资过活的企业很难正常运营。

EZZY 当初破产倒闭时,创始人付强曾说,在实际运营过程中,EZZY 每做一单都要赔钱,融来的钱也很快就被花完,过高的运营成本和狭窄的盈利通道最终拖垮了公司。

(合肥晚报 ZAKER 合肥记者 韩婷 文 / 图 / 视频)

资讯标签 共享 押金 汽车

编辑: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