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本土新闻 » 安徽 » 正文

小伙借巨款救未来岳父 病房内举行婚礼

摘要: 转来南京时,颅内感染比较严重,小韩父亲脑室里已经满是脓,三次脑部引流手术和每天的腰穿,费用高达两万,小韩和男友实在不敢想象从哪弄这么多钱给父亲治病。手术后的父亲陷入深度昏迷,父亲在生病前,曾多次催促小韩和男友尽快完婚,这也是老人最大的心愿。

" 到五一就三个月了,整整 90 天,父亲没和我说过一句话 ……",刚在病房与男友完婚的小韩依在重症监护室外的墙上,哭着喃喃自语。今年五一,本应是家住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后韩庄的 26 岁的韩元梅和相恋了 5 年的男友大喜的日子,也是 53 岁韩纪友最幸福的日子,送最疼爱的女儿出嫁。可是现在还躺在重症监护室深度昏迷的他,可能连亲眼看到女儿出嫁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送了。为了圆父亲一个看着女儿出嫁的愿望,男友韦登辉毅然决定在未来岳父病房内举行一个简单的婚礼,让老人见证这幸福的时刻。
2018 年 2 月 1 日,在无锡打工的小韩父亲,原打算结束年前几天活就回老家为自己好好筹备婚礼,没想到一场突发的脑出血让充满喜庆的家瞬间蒙上了阴影。发病后的父亲被工友紧急送到医院,医生当时就下了病危通知书并紧急安排了抢救手术,历经五个多小时的开颅手术总算是暂时保住了命。
" 姑娘你父亲的病这才第一关,后面的路还很长,要做好长期斗争的准备 ",这是医生出了手术室跟小韩说的第一句话。术后的小韩父亲在重症监护室待了 13 天,担心父亲的小韩在 ICU 外面的地上睡了 13 天。每天上万元的费用已经使并不富裕的家庭举债治病,虽然没有多少积蓄,但是小韩和小韦也没觉得有什么,只要父亲能好,就是借债也愿意。2 月 16 日,一家人五味杂陈的在医院熬过新年,期待着父亲早一点醒来。但是噩耗和病危通知书彻底击垮了这家人的期望,小韩的父亲二次脑部出血和神经紊乱让他病情再次加重,又一次转入重症监护室,至此再未转入到普通病房。
小韩和男友韦登辉在一起五年了,是朋友圈公认的模范情侣,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去年订婚的他们原打算五一结婚,父亲生病前他们已经开始在挑选婚戒和准备拍婚纱照 …… 可是小韩父亲突然的重病使这场不得不推迟,为了给父亲治病,小韩和男友把结婚的钱全拿了出来,每天在医院苦苦守着父亲醒来。
小韩的父亲今年 52 岁,生病前在厂里干体力活做搬运工,没有假期和保障,每月 3000 块钱不到。这几年小韩考上大学,弟弟读高中,奶奶脑中风每天都要吃药,他们家曾一度是当地贫困户。随着小韩父亲的病一再恶化,肺部感染,血糖升高,耐药菌感染,脑积水 …… 脑出血病人可能出现的并发症都在小韩父亲身上出现,开颅手术、气切手术、腰穿等大大小小手术,每天 10 毫克的自费药多粘菌素和人血白蛋白就需要近 7000 元,花光了家里的积蓄,小韩和男友只得四处求人借钱,仅是在无锡就借债近二十万,但是却不能阻止病魔对父亲的侵蚀。
转来南京时,颅内感染比较严重,小韩父亲脑室里已经满是脓,三次脑部引流手术和每天的腰穿,费用高达两万,小韩和男友实在不敢想象从哪弄这么多钱给父亲治病。小韩男友无奈的说着 " 每天最害怕的事就是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和面对医生的谈话,要么是病情不好,要么是催款停药通知。" 小韩和男友每天打电话求人,一遍又一遍的翻通讯录找朋友借钱,甚至一些同学都是三百五百的给他们凑。男友小韦信用卡刷完就从从其他渠道借贷,所有能借到钱的渠道都尝试过,到目前他已经借款三十多万元,这对刚刚上班不久的小韦来说算的上是巨款了。" 没见过这么好的孩子,还没有结婚就为女孩父亲这么卖命的跑,现在很难得了。" 一位病友看在眼里心疼在心里。图为小韦每天都在省吃俭用支持女友。
平日里父亲最疼小韩,父亲生病以来小韩受到了巨大打击,变得越来越不爱说话,每天夜里翻着与父亲的聊天记录哭着睡去。随着父亲病情的恶化和医院停药的通知,借不到钱的小韩再也忍受不了,一个人在街头崩溃大哭。看着小韩日渐消瘦的身影和暗自伤心,生怕小韩有什么闪失的他默默地为小韩承担着一切。" 我女朋友不能没有爸爸,她心里接受不了,也承受不了。所以我陪着她一起往前走,明知是无底洞我还是要往里跳 "," 我知道,如果叔叔不行,女友一定撑不住,她心里太脆弱了,我害怕这一天的到来,所以我努力支撑。",这是小韩男友求助大家时说的话。
手术后的父亲陷入深度昏迷,父亲在生病前,曾多次催促小韩和男友尽快完婚,这也是老人最大的心愿。可两个年轻人出于工作需要,一直没能实现。现在,眼看着父亲病情严重,昏迷不醒,小韩和男友决定要提前举办婚礼,完成父亲的心愿,并且希望把婚礼现场就放在重症监护病房里。图为二人商量着举行婚礼的事。
小韩的男友说:" 我们其实想法很简单,就是我们身着婚礼上的服装衣饰,简单的去告诉我叔,我们俩结婚了,让他知道我们结婚这件事,了却他的一桩心愿,越简单越好,我们也没有什么太多复杂的要求。" 图为即将进入病房举行婚礼,小韩的母亲却没有进入病房,而是在医院走廊里暗自流泪。
4 月 26 日上午 9 点半,这场特殊的婚礼正式开始。没有音乐,没有伴郎伴娘,没有亲朋好友,这对年轻人随着司仪一起,来到了小韩父亲的病床前。在婚礼现场,小韩父亲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但这对年轻人却觉得,爸爸的心里一定感受到了。
小韩母亲邵金芳说:" 我太亏欠他们了,我一家都亏欠两个小孩,小孩太苦了。我们想和和气气,团团圆圆的祝福她,没想到她爸爸用这个方式祝福她。" 这场婚礼,从开始到结束只进行了短短的 20 分钟,简单到了极致,可连在场的医护人员也深受感动。" 我爱她就会接受这一切现实,我会好好的照顾好她和家人,欠钱我可以努力工作还上,人要是没有了,对女友来说就太残忍了。" 小韦说不管怎样他都会陪在女友身边一起走下去。
资讯标签 小韩 父亲

编辑:刘玉松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