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本土新闻 » 安徽 » 正文

午夜安置点

摘要: 刘福寿全家四口人,妻子和儿子女儿都在上海打工,西七圩溃口时都不在家,这让刘福寿省去了很多牵挂。“每个教室,白天志愿者会多一些,晚上只有2个人值班。”管军军说,“晚上值班,不仅仅是负责他们的安全,主要是晚上老人起夜很多,需要人陪着去厕所。”

6岁的徐洁蕊和徐洁娜在地铺上翻来覆去。

6岁的徐洁蕊和徐洁娜在地铺上翻来覆去。

管军军静静地坐在教室里,她已经连续两个夜晚值班。

管军军静静地坐在教室里,她已经连续两个夜晚值班。

【主图】凌晨一点的教室里,村民在熟睡

凌晨一点的教室里,村民在熟睡

零点时分,操场上一个护士还在值班

零点时分,操场上一个护士还在值班

入夜之初的安置点,灯火通明

入夜之初的安置点,灯火通明

三个志愿者坐在讲台上守护着村民

三个志愿者坐在讲台上守护着村民

7月6日傍晚,安徽南陵,在连续数日暴雨之后,终于停了,甚至天空出现了一抹晚霞。晚饭后,位于县城闹市的籍山镇中心小学安置点,刘福寿和同村的几个村民坐在教学楼外的护栏上说着这场大水,看到天气,他们终于松了一口气。不下雨,水就能退去,不下雨,就有希望。

50岁的刘福寿是南陵县籍山镇仓溪村的村民,所在的西七圩7月4日凌晨零时溃破。溃破的那一刻,刘福寿还在圩堤上抢险,当大水冲进西七圩,漫进自己家时,刘福寿都没有来得及回家抢东西。“根本没有时间,也根本不能回去。”随后,刘福寿就随着圩区的村民一道被转移到安全地带,紧接着就被安置到籍山镇中心小学。

此时的刘福寿似乎无牵无挂,甚至晚上还喝了一点酒。“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刘福寿全家四口人,妻子和儿子女儿都在上海打工,西七圩溃口时都不在家,这让刘福寿省去了很多牵挂。“两天了,没有回过家,也不知道家怎么样了。只听同村的村民说,水已经淹到房子二楼了”。

西七圩涉及籍山镇三个村,4500多人口,溃口后全部安全转移。县城籍山镇中心小学、春谷中学、五小等成了这些人的临时安置点。其中籍山镇中心小学启用30个班级,安置将近800多人,刘福寿仅仅是其中的一个。

夜幕逐渐降临。教室里,这些来自西七圩的老老少少,有的将席子铺在地上,铺上新发的被子;有的则将课桌或者板凳拼起来,组成一个床,铺上被子。他们或躺或坐,家长里短,仿佛洪水距离他们很远似的。6岁的徐洁蕊和徐洁娜是一对双胞胎,她们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面,俩人在被子上翻来覆去,一副开心的样子。

而此刻,在教室的通道里,几名志愿者正在给村民们登记姓名,然后发放统一的证件,以保证他们的安全。在走廊的另外一头的临时医疗点,几名医护人员还在留守,不时会有老人前来问诊、开药。

负责800多村民生活的是来自南陵当地的几个志愿者团队,总计加起来有200多人。除了政府部门统筹外,吃喝拉撒睡都是由志愿者负责,他们一个团队负责一层教学楼,几个人负责一个教室。在这里安置的村民俨然就像学生,志愿者就像老师一般。生活用品和食物都是由志愿者统一领取到教室里逐个发放。

晚上10点多,教室里村民陆续熟睡,不时发出轻微的鼾声,教室的一角或者走廊外,两个志愿者刷着手机,教室里每一个村民稍有动静,他们都会做出“嘘”的动作提醒,然后小心翼翼地走到跟前询问需不需要帮助。

时针已经指向凌晨1点,在一楼教室里,27岁的管军军坐在一旁的凳子上,目光不时盯向睡在地上和桌上的村民。安置点设立后,管军军就来报名参加志愿者服务,已经两天时间。前一天,管军军从傍晚6点值班到凌晨3点,昨晚她则是从晚上12点值班到凌晨6点。“每个教室,白天志愿者会多一些,晚上只有2个人值班。”管军军说,“晚上值班,不仅仅是负责他们的安全,主要是晚上老人起夜很多,需要人陪着去厕所。”对管军军来说,尽管白天还需要上班,但承担安置点的服务,她觉得很值得。“灾难面前,需要每个人去分担。”

凌晨时分,整个县城从白天的喧嚣中安静下来。而此刻,籍山镇中心小学安置点的那些村民们也已经进入梦乡。这些受灾的村民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大水早点退去,早点回家。

黑暗过去就会是黎明。这些村民们迎来的,也必将是一个崭新的明天。

首席摄影记者  吴芳 摄影报道  

编辑:

新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