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新闻 » 合肥 » 正文

合工大副校长举报校长作假遭否认 被要求作书面检讨

导语

8月3日起,一份名为《关于梁樑同志弄虚作假申报获得“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的校内公开举报》的文件以截图形式在网络上流传。这件合肥工业大学副校长朱大勇实名举报校长梁樑弄虚作假的事又有新进展,校方否认校长梁樑申报材料造假,副校长朱大勇说:校方要求他在两天内做出书面检讨。

要点

朱大勇表示,校党委在4日下午6时召开了常委会,会后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陆林代表校党委向他通报了会议意见:校党委要求其立即书面检讨举报内容、方式,立即停止传播,立即主动消除负面影响。以上三点需在两天内完成,否则建议教育部严肃处理他。 三个“立即”,两天完成,不然,告诉“家长”去。可问题是,合肥工业大学副校长朱大勇实名举报校长梁樑弄虚作假一事,仅凭“合肥工业大学新闻中心”的一纸否认式说明,真相就水落石出、板上钉钉了吗?

副校长举报校长 举报人称并非出于个人恩怨

   

现年54岁的梁樑目前是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常委、校长、管理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他曾长期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工作,历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党委委员、管理学院执行院长等职,2013年12月调任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常委、副校长,2015年7月出任合肥工业大学校长并工作至今。实名举报人朱大勇目前是合肥工业大学副书记、副校长、党委常委、教授、博士生导师。他曾长期在合肥工业大学工作,历任合肥工业大学土木与水利工程学院院长,合肥工业大学副教务长、研究生院副院长等职,2012年6月出任合肥工业大学副校长,2013年12月任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据截图显示,署名为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的朱大勇7月31日实名向合肥工业大学纪委、学术委员会举报合肥工业大学校长梁樑在“第四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申报过程中“材料造假”。

朱大勇在上述举报信开篇写道,众所周知,自2015年底合肥工业大学校长梁樑同志获得“第四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至今,全校师生极为震惊,社会舆论哗然,学校声誉受到极大损害。“作为党委副书记、副校长,我有责任响应袁书记号召,对严重违反党的组织纪律行为予以揭露;作为2012年6月至2014年1月全面分管学校教学工作,并此后仍分管学校部分教学工作的副校长,我十分清楚梁樑同志报奖材料内容的真伪。”朱大勇对梁樑在中国教育新闻网上的申报材料提出了质疑。他举例,在标志性教育教学改革成果方面,梁樑同志主持的教学成果荣获2014年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我校另有5项成果获奖),梁樑同志的教学成果奖是以中国科大管理学院执行院长身份获取的,怎么能以合肥工大校长身份报“校长奖”?对于申报材料中“我校另有5项成果获奖”的表述,朱大勇说,“这些成果同样在梁樑未到合肥工大工作时就完成,并获省级成果奖再被推荐报国家奖,那是在分管教学的朱大勇副校长领导下完成的,这不是侵吞他人成果吗?”举报信写道,“不要误认为我朱大勇出于个人恩怨,紧盯梁樑同志造假不放,如果他果真是为民的好校长,我不会对自己的领导和同志过不去。遗憾的是,梁樑同志获得杰出校长奖后,见组织没有处理他,更是变本加厉,有恃无恐,我行我素,独断专行,胡作非为。”

举报遭否认 副校长将向驻教育部纪检组申诉

8月5日下午,朱大勇在合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举报事件经媒体报道后,校党委在8月4日下午6点召开了常委会,会后合肥工业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陆林代表校党委向他通报了会议意见。朱大勇说,陆林代表校党委要求其立即书面检讨举报内容、方式,立即停止传播,立即主动消除负面影响。以上三点需在两天内完成,否则建议教育部严肃处理他。朱大勇表示,他本人没有参加8月4日下午召开的常委会。

对于朱大勇的举报,合肥工业大学8月4日通过该校官网回应称,合肥工业大学经推荐参加第四届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优秀校长奖项评选,梁樑作为校长,被推荐代表学校参加评选是职务行为。参评申报材料中未发现有虚假内容。梁樑8月5日下午在接受采访时也表示,朱大勇在举报信中提到的奖项申报,是自己代表合工大申报的,系职务奖项。不是主动申报的,也不是自荐,是有关部门推荐的。“我不会检讨的。”朱大勇表示,他对这个处理决定坚决不同意,因为梁樑是否造假没有得到上级主管部门的认定,只是由学校匆忙间出了一个调查结果。朱大勇进一步指出,“职务行为”报奖的适用性已厘清,“梁樑造假铁板钉钉”。他近日将赴北京,向中纪委驻教育部纪检组申诉,直至有明确的结论。

副校长举报校长事件 岂能由高校自查?

大学在职副校长实名举报自己的顶头上司校长,这样的举动实属罕见。然而,当所有人都将目光聚焦在副校长举报校长事件本身时,却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就是不管副校长举报校长内容是否属实,也不论副校长举报校长出于何种目的,这件事情都不该由合工大自己调查。

首先,梁樑以合工大校长身份申报参评“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意味着这不是一种个人行为,而是一项职务行为,代表的是合工大这所高校,申报材料中盖有合工大的印章。换言之,梁樑弄虚作假,实质上也表示合工大弄虚作假。现在让高校自己调查,高校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弄虚作假?其次,合工大是一所教育部直属高校,校长、副校长都是教育部部管干部,由教育部直接任命。现在由合工大的纪委调查校长有没有在申报材料中弄虚作假行为,实质上是下级调查上级,既没有管辖权限,调查结论也很难有说服力。

综上可见,对于合工大副校长举报校长在申报材料中弄虚作假一事,不该由合工大自行调查,这样的调查结论也没有公信力。要确保调查结论的可信度,应当由“全国教育改革创新杰出校长奖”活动的主办方亲自调查,给出调查结论,并根据结论进行处理,确认被举报的校长有资格获得这份荣誉,或撤销先前授予的荣誉,这也是活动主办方维护活动公信力的必由之路。另一方面,合工大校长作为教育部部管干部,对于被举报存在的弄虚作假以及其他行为,教育部应当尽快介入调查,并及时公开调查结论。

合工大举报事件“第二季” 该让真相当主角

既然朱大勇举报了,他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举报属实,朱大勇是为合肥工业大学立了一功,不正确不属实的,如果涉嫌诋毁诽谤,校长也有权利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利。对举报行为进行指责,这种行为本身就站不住脚。合肥工业大学要求朱大勇立即书面检讨举报内容、方式,立即停止传播,消除负面影响。这样一个调查结论,本身就隐含着对举报内容不认同的观点。既然不认同,就该拿出反对的意见,逐条列举举报内容失实的地方,公众和相关部门自然会从中得出自己的判断。应该说,举报本身并不对合肥工业大学构成伤害。只有当举报内容被证实属实,或者不属实时,这种伤害才成立,属实的话那是校长造成的,不属实的话就是朱大勇造成的。调查行为本身也不对合肥工业大学构成伤害,相反,一个严谨的调查程序和客观公正的调查结果只会给学校形象加分,只有敷衍了事、避重就轻这才真正对合肥工业大学构成伤害。真为合肥工业大学的声誉着想,眼下最要紧的事是尽快查明真相。学校自然是有权利介入调查的,校长的权力也在全校师生和校党委会的制约之下,校长作为教职员工中的一员,其学术行为也应该接受学校学术委员会的监督。但因为校长身份的特殊性,这样的调查结论少不了主管部门确认和再调查的环节,其调查结论也必须接受公开监督,只有这样,才能还校长清白,才能挽回合肥工业大学的声誉。 办好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大学,要坚持和完善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不过,一把手权力过大、荣誉过于归拢集中的乱象,恐怕也正是眼下高校深改的核心课题。让校长的归校长、学校的归学校,个人和集体不要痴缠在一起,权力与利益不要混杂在一起,这是“合工大事件”最大的启示。至于事件本身的是非曲折,学校的面子再大,恐怕也大不过遮无可遮的真相吧。(媒体参考:澎湃新闻、央广网、光明网、法制晚报、钱江晚报等)

编辑:汪千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