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新闻 » 合肥 » 正文

爸爸去哪了?近4成孩子一周都见不到父亲一次

摘要: 在我省,虽然目前被调查家庭的婚姻状况较为稳定,但在城乡之间存在一定差异,农村地区 已显现出不稳定,调查显示,安徽农村男性未婚和离婚比例较高。57分钟,18-59岁人群中不锻炼的人群比重过高。

家庭规模呈小型化趋势、近6成老人有慢性病、空巢老人、留守儿童比重大……1月15日,安徽省卫生计生委发布“2015安徽省家庭发展报 告”,这也是我省首份家庭发展报告。

首份报告调查16市2000个家庭

安徽省卫生计生委杨武介绍,2014年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组织开展的首轮中国家庭发展追踪调查中,安徽省涉及16个地市及2个省直管县,共调查2000户家庭,其中农村家庭1220户,所占比例为 61%,城镇家庭780户,所占比例为 39%。

调查内容涵盖安徽省各类家庭及其成员在经济、社会、健康、保障、养育、养老等方面的实际情况和变化过程。

在全面分析研究调查结果的基础上编写了《安徽省家庭发展报告2015》,旨在用调查数据反映安徽家庭发展的基本状况。

调查结果呈现七大变化

杨武介绍,调查结果表明,我省家庭发展在诸多方面都经历着深刻的变化,突出表现在:

一、家庭规模小型化、家庭结构多元。2-3人的小型家庭已经成为安徽省家庭主流。安徽省户平均规模仅有2.55人,其中,农村户平均规模为2.48人,城镇户平均规模为2.67人。安徽省户平均规模低于全国的户规模(3.02人),超四成的家庭有老年人共同居住。

二、安徽农村男性未婚和离婚比例较高。在安徽省调查的15 岁及以上家庭人口中,离婚和同居的比例较小,分别为1.1%和0.1%。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在安徽未婚人口中,农村男性未婚比例高于城镇男性、农村和城镇女性。在安徽离婚人口中,农村男性所占比例最高。在安徽丧偶人口中,农村女性最高。此外,在30岁及以上未婚人口中,独居的比例达到47.5%,高于全国(41.4%)6.1个百分点。

三、劳动者的工作压力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男性的工作压力大于女性,城镇就业者的工作压力大于农村就业者,40-44岁工作者的压力最大。

四、近6成的老年人患有慢性病,老年人的家庭养老需求和医养结合的需求比较强烈。老年人的养老主要靠自己和家庭成员。老年人养老最强烈的需求是健康医疗,特别是对社会化养老的需求比较强烈。

五、儿童在家照料和教育主要母亲和祖父母承担,父亲陪伴不足,与全国相比,农村祖父母承担教养现象更普遍。调查报告指出,祖父母过多代理双亲的职能,会对儿童的身心发展如情绪、情感和行为造成不利影响。

六、青少年青春期教育引导待加强,不完整家庭、留守家庭青少年心理健康支持需要关注。

七、计划生育家庭展现出较强的特点。计划生育家庭留守儿童比例低于非计划生育家庭;计划生育家庭对儿童保健的意识更强、更重视青少年学习教育,但青少年压力也更大;老年人与子女联系较非计划生育家庭更为密切。

★家庭变小了

2-3人的小型家庭已经成为主流

家庭户[1]规模中,2人户和3人户分别占调查户数的40.6%和26.7%;1人和4人户位列其后,分别占15.5%和9.8%。

安徽省家庭户人口规模显示,安徽省户平均规模仅有2.55人,其中,农村户平均规模为2.48人,城镇户平均规模为2.67人。安徽省户平均规模低于全国的户规模(3.02人)。2-3人的小型家庭(户)已经成为安徽省家庭主流,4-6人的家庭(户)所占比例已经低于小型家庭。单人居住的比例较高,高出全国7个百分点。从户规模构成可以看出,安徽省人口迁移流动以及分户等因素已经成为促使家庭小型化的重要影响因素。

★爸爸去哪儿了

35.2%的儿童与父亲平均每周见面次数为0

儿童在家照料和教育主要母亲和祖父母承担,父亲陪伴不足,与全国相比,农村祖父母承担教养现象更严重。

0-5岁儿童的主要照料人是母亲和祖父母,农村儿童由祖父母照料的比例高出母亲约9个百分点,这与全国情况正好相反,从全国来看母亲照料(47.8%)比例远高于祖父母(36.6%)照料比例,见表4-1。其可能的原因是安徽为人口流出大省,青壮年外出造成儿童只能由祖父母辈养育。父母双方共同承担教育的比例仅为8.2%,低于全国4个百分点,有35.2%的儿童与父亲平均每周见面次数为0。

★份子钱太重了

占消费支出的近11%

统计显示,城乡家庭平均年消费总额为38406元,比全国平均水平少6097元;人均消费为15061元,比全国少1361元。

食品烟酒的支出比重最大,达到39.6%;其次是居住(包括房租、房贷、水电气和保姆等),占11.4%,医疗保健和人情往来比重也较大,分别占到9.6%和10.8%。对比看,安徽省家庭食品烟酒、教育、给不同住的长辈和晚辈支出、人情往来的消费比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服装、医疗保健、居住和生活服务、交通通讯、旅游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农村食品烟酒、医疗保健、人情往来支出比重高于城镇,其他支出低于城镇。

★慢性病老人多

近6成的老年人患有慢性病

59.9%的老年人患有经医生确诊的慢性疾病,这一比例与全国(58.1%)相当,以高血压、关节炎和心脏病为主。女性比例略高于男性,城镇高于农村。

有12.6%的老人不能完全自理,与全国相当。在不能完全自理的老人中,自己感觉需要他人照料的占72.4%。年长患病老人更需要他人照料。家庭成员承担老年人的主要照料责任,社会化养老照料严重不足。还有近1/3的不能完全自理的老人缺乏照料。低龄老人对健身器材等健康活动设施需求更大,而高龄老人则对手杖、坐便器/坐便椅、助听器等功能辅助设施/用具需求更大。

老年人患小病的处理方式以看医生为主,占53.1%,与全国(53.5%)相当。其次是自己找药/买 药或自我治疗,占41.6%。患慢性病未就医或非正规就医的比例为24.1%,与全国(25%)基本相当 。患慢性病未治疗的首要原因是自感病轻,约占40.3%,与全国(41.7%)基本相当;其次是经济困 难,占32.5%,低于全国7个百分点。调查显示,农村老人的医疗负担相对更重。

★老人孤单了

安徽省空巢老年人比重占老年人总数的57%

安徽省空巢老年人比重占老年人总数的57%,空巢老年人比重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农村的空巢老年人的比重高于城镇,农村为59.8%,比城镇高约9个百分点。

身体病痛多、经济困难是城乡老年人共同反映的问题,但农村老年人比城镇老年人面临更多的困难,四成农村老人认为身体病痛多是最主要的困难。2013年农村老年人全年收入为9939元,城镇老年人的年人均收入为19184元,农村仅为城镇的1/2。农村老年人的低收入水平直接导致消费水平偏低,安徽省老年人人均年支出为9431元,其中,城镇老年人个人平均支出为12776元,农村8072元,比城镇低4704元。

老年人的照护主要来自家庭,获得子女照料及情感支持的比例不及全国,社会化养老服务不能满足老年人的需求。

★公务员觉得压力大

我省职业人群的工作压力略低于全国,而脑力劳动者的工作压力大于体力劳动者,从事脑力劳动的人认为工作与生活存在较大或极大冲突的比例为9.8%,大于体力劳动者的7.4%。国家机关与党群组织等负责人是工作压力最大的人群,其次是专业技术人员,这一状况与全国一致。

★农村小伙娶媳妇有点难

安徽农村男性未婚和离婚比例较高

在我省,虽然目前被调查家庭的婚姻状况较为稳定,但在城乡之间存在一定差异,农村地区 已显现出不稳定,调查显示,安徽农村男性未婚和离婚比例较高。

“在安徽农村,男性的未婚比例为21.5%,女性为13.7%,男性未婚比例高于女性,原因是多方 面的。”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刘鸿雁分析,原因之一是男性结婚的年龄大于女性,其次是社会原因,如今由于进城务工现象,以及经济原因,农村青年选择配偶的机会低于女性。

★安徽女孩更爱读书

女生平均阅读量达25.7本

“虽然安徽的经济发展不是最好的,但是阅读量以及义务教育程度,均高于全国。”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国家卫计委专家委员会委员翟振武介绍,他在调查中发现,安徽15-17岁孩子的就读率比全国高出了17个百分点,“不是是农村还是城市,都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令翟振武高兴的是,安徽人还爱读书,“阅读量领先与全国。”据其接受,根据调查,2013年 安徽的青少年阅读量为16.74本,女生25.7本,男生12.5本。

★中年人最不爱锻炼身体

调查显示,安徽的中年人最不爱锻炼身体,18-59岁调查对象平均每天用于锻炼身体的时间不足 15分钟,年龄别的锻炼时间呈现U字型, 35-39岁时最少,平均每天为12.57分钟,18-59岁人群中不锻炼的人群比重过高。

陈旭 张薇 合肥晚报 合肥都市网记者 付艳

资讯标签 老年人 家庭 农村 比例

编辑:邓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