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新闻 » 合肥 » 正文

七桂塘“谜局”

摘要: 同在岁末,七桂塘、官亭路两条繁华街区相继传出将转型升级的消息。由“女人街”、“七桂塘”组成的“香街”,欲打造安徽省首条非遗文化街,重聚人气。而官亭路则因摊点乱摆、电源私拉等安全隐患,亟待升级改造。平安夜,合肥晚报记者夜探两地:一冷,一热,如同穿越。

1

升级后的女人街与七桂塘合称“香街”,但这条街没能“香”起来。

冷:

变来变去,再看不清七桂塘的脸

从“时尚艺术街区”转型“非遗文化街”

平安夜的傍晚,改造后的“七桂塘”,客流的潮水迟迟没有漫过来的迹象。环卫工黄妈独坐在一扇早已关张的商铺下,对着空荡的街头发呆。就在她的对面,一场凄风冷雨正敲打在七株桂花树丛丛的叶片上。“以前人多的都挤不动,现在连地上的烟头都少了。”黄妈将扫帚靠下墙根下,慢悠悠吐出话来。

“香街”成了甩卖一条街

一条七桂塘老街走到头,十户四空,闻不出丝毫圣诞的气息。“吉铺招租”、“特卖场”、“大清仓” ……这样的招牌随处可见,显眼地张贴在灰蒙蒙的玻璃门上。升级后的女人街与七桂塘合称“香街”。但这条街不但没能“香”起来,眼下反倒成了甩卖一条街。

“85元羊毛衫,任你挑,任你选,全部85元!”——一户关张的店铺将场地临时租给了大甩卖的厂家。一只黑色高音喇叭,传出和着动感舞曲,一刻不停,奋力“喊”出甩卖的吆喝。灰白的水泥墙上,随便拉起几根铁丝,花花绿绿的毛衫、毛裤便挂满了四壁。只有一位顾客光临,女店员懒散地坐在一旁,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顾客的疑问。

徐老板的床上用品店靠近金寨路街口,原本绝对是个“旺铺”。平安夜,老徐照例守着铺子里看店,手里捧着一壶热茶。“我一个大男人,做了十几年的生意,现在却挣不到钱。”老徐说来没好气,店里空空的没有一个客人。茶是热的,生意和心却凉了。

这里照旧是在大甩卖。老徐支了一张纸板,原价280元的全棉三件套,现在半价处理,140元拿走。等这批货清完,他也打算“转战”安徽大市场。“家纺百货在这里不成气候啦,谁还这里挑东西?” 老徐将头扭向门外,“哝”,指着对面商铺的二楼给我看,“楼上的铺子全空了。”

味全面馆等“老店”也撑不住了

老徐只当记者是来租铺子,忙问打算经营什么——“以前的七桂塘,服装、鞋帽、小商品、百货啥都有,现在还在经营的就只剩下餐饮了。”他好言相劝,“要是做餐饮还凑合,做其他的……”

“赤阑桥尽香街直”,是宋朝词人陈克描写三孝口一带繁华市井的场面。漫步千年后的七桂塘,百米长巷,却是——“笼街商铺娇无力”。

与老徐的铺子相隔不过十几米,曾经香飘七桂塘的“味全面馆”连招牌都不见了踪影。这家面馆最出名的“纯汤牛肉面”,常年盘踞在合肥地道小吃的榜单中。半瘦半肥的牛肉切成薄皮,铺在细长的拉面上,洒满碧绿的蒜碎,再舀上一大勺牛骨纯汤。这是冬日里,老城区合肥人最好的一口。

平安夜,“味全面馆”早已搬空,只剩铁锁把门。老板娘陈女士在玻璃窗上留下了一张黄底红字的“吉铺招租”告示。七桂塘改造后,面馆的面积由原先的100多平米,缩水到60平米。开街半年不到,人气渐渐凋敝。又熬了半年,陈老板干脆关张不干了。

五年前,为了拿下临近街口的“黄金铺”,老徐一把缴纳了5万元的转让费。“这里是市中心,要是搁在二环,铺子都没人要,谁还收转让费?”而眼下,老徐放下豪言:只要能“收回”5万元转让费,立刻就以100元/每平方的低价转租出去。

暂免房租邀请非遗传人来热场

平安夜,一块“非遗手工技艺传承基地”的灯饰牌挂在巷口的拐弯处,闪着红艳艳的光亮。牌子不大,并不惹眼。顺着牌子向深处走去,十几间店铺正迎来它们的“新主人”。

2014年12月21日,“香街”正式开街,当时的定位是——“安徽省首条时尚艺术街区”。时隔一年,庐阳区商务局再度表态,将把“香街”打造为——安徽省首条非遗文化街。新年元旦,就在七桂塘菜市场门前,首批入驻的核雕、葫芦雕、马牌皮影等十多位非遗传承人将集中亮相,举行汇演。

拐进“非遗传承基地”的小巷内,气枪钉在装潢木板上的“咔哒”声,片刻不停响在耳畔。安徽省非遗传人、火笔画大师刘凯埋头布置着他的展厅。寒风从大门直贯入店内,冷飕飕。刘凯套着厚厚的棉袄,帽子和围巾是摘不下身的。

“我都是年逾古稀的老人了,本不该再来办展览。”须眉斑白的刘凯告诉记者,火笔画兴盛于明末清初,传到他这里已经是第三代。火笔画以烧热的铁棒为笔,宣纸、绢布、木器皆可为画纸。手腕的力道,决定了下笔后的焦浓转淡。这一阵筹备元旦的非遗表演,他们一批传承人都提前赶来布展。

“我们来,就是为了吸引人气。”刘老告诉我,“香街”初步与十几位非遗传人达成了协议,一年之内暂免房租。非遗传人们可以一面公开展示传统技艺,顺带售卖自己制作的工艺品。

2

环卫工黄妈纳闷:曾经挤不动的七桂塘,人都“溜”去哪儿了?

守着黄金地看不清“香街”的脸

环卫工黄妈杵着一把扫帚,日日月月,走在这条更名为“香街”的老街上。街上顾客稀少,黄妈闲靠在屋檐下也纳闷:曾经挤不动的七桂塘,人都“溜”去哪儿了?

黄妈觉得,房租太贵是主要原因之一。“随便一间小铺子月租就是一万多”,在她看来,铺子贵,东西就贵,时间一长,人气自然就淡了。

“味全面馆”的陈老板告诉记者,她这间60平米的商铺,月租在1.2万元。即便这样的价格,在这条街上只算是中档。同样大小的商铺,别家张口至少也得一万八。

记者依循着一条被漆成五色的斑斓台阶,拾级而上,曾经鲜花点缀的二楼平台,污水横流,废弃的编织袋与大块建筑垃圾一层摞一层。

“整个街区的店面正在调整,还在重新布局。”仍坚守在“香街”的一位餐饮店老板告诉记者,他期待着“香街”能为商户们谋划出一个清晰的未来。

至于“香街”会否随着这批非遗传人的到来,真正“香”起来?身为火笔画传承人,刘凯不敢打包票:“这可不好说,还是先试一段时间再看吧。”

热:

官亭路面临升级改造

市民呼唤:别再把这条美食街改没了

2

平安夜,官亭路上的餐馆、粥吧、糕点店,小吃摊里都挤满了人。

3

附近的学生,闲暇时光总爱溜达到官亭路上寻觅美食.

圣诞狂欢前的官亭路,鱼贯而来的人群只有侧身才能挤过。餐饮店里升腾起温热的白雾,浮在半空中,映着霓虹店招,晕成一片朦胧的光海。

小王兄妹在官亭路卖“宁国粑粑”快半年了,每天出摊多半都能卖光光。今晚,逛街的人流格外汹涌。顾客排出长队,围着摊车兜出一个椭圆。我就站在15人组成的椭圆尾巴尖上。

人均三十元能吃四五个花样

这家靠近路口的“宁国粑粑”是当晚官亭路上人气最旺的一处小摊。小王麻溜地将舀起一大勺肉丝,伴着豆角碎、豆干丁、虾米皮、雪菜、笋丁,搁在面团的中央。

“这宁国粑粑有六种食材”,忙得晕头转向的小王抽空回应我。随着手指推送,五颜六色的馅子便鼓鼓囊囊地塞进了白面里。被排队的顾客围在中心,小王兄妹连忙将粑粑推送入锅,只等两面被煎成焦黄。脸大的粑粑,一个就半饱了,却只卖5块钱。

官亭路要升级改造的消息,小王兄妹俩也听说了,“我们这些摊点都要移到路北段,全部要换成统一的餐车,看样子年后就会动工。”我低头计了一下时间,从排队开始,为买到粑粑,前后足足等了一刻钟。

人群中,莫羽熙和朋友捧着一把紫色的花束,站在“宁国粑粑”的摊车前有些迟疑——这么长的队还要不要排?“从学校的偏门走出来只要十几分钟。”莫羽熙说,她和闺蜜都是安农大的在校生,闲暇时光总爱溜达到官亭路上,寻觅美食。

“官亭路属于低消费,人均也就三十多块钱,能吃到四五个花样呢。”莫羽熙比闺蜜更健谈。这条美食街上,小胡生煎、江湖面馆、川西饭店、片片鱼火锅、胖姐拌面……她如数家珍。

1

“小胡生煎”算得上官亭路上的“明星小吃”。

没人舍得转让这里的铺子

“小胡生煎”是官亭路上的“明星小吃”。名声在外,它的营业时间也比较“傲慢”:中午只卖1小时,下午从四点半卖到九点就关门,全天营业时间绝不超过6小时。

套着一件迷彩长褂,小胡生煎的老板胡礼仪倚门望着官亭路上的人来人往,正发着呆。我凑过去找他聊天。“我是最早在这条街上开店的。”胡礼仪剃着光溜的平头,回脸望向我,开了腔。

照胡老板的说法,2002年那会儿,他刚来官亭路开店时,路两旁还都是大门紧闭的单位用房。“当时这儿就我一家卖吃的”,胡礼仪说,渐渐的,生煎包口感好,人气也上来了。就像是气氛感染,第二家、第三家餐饮店也陆续开了进来。到了今天,700多米的官亭路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美食一条街”。

在他的印象里,国购广场的开业,对官亭路的兴盛发挥了关键性的作用。“原本安农大的学生都爱走长江路上的正大门,国购广场起来了,学生都改走官亭路上的偏门了。逛逛街,溜达溜达就到了。”

平安夜,官亭路上的餐馆、粥吧、糕点店,小吃摊,哪怕是手机营业厅里都挤满了人。胡礼仪抱胸站在店门口,跟我继续侃:“官亭路生意太好了,房租又不高,根本没人舍得转让门面。”

4

脸大的粑粑,一个就半饱了,只卖5块钱。这是当晚官亭路上人气很旺的一处小摊。

期待改造但不愿步“香街”后尘

“女人街的没落与消费定位和房租有很大关系。”胡礼仪认为,官亭路改造,消费定位不能变。官亭路当初就是依靠低消费,才把市场炒热了。就拿“小胡生煎”为例,外客几乎占到了九成。很多人开车穿过半个合肥城,跑来吃包子。

网购时代,商业街区要想活下去,“吃”是第一位的。胡礼仪觉得,“苏州、成都,除了大批的旅游景点,就是饮食文化。”这个月,一家大型购物中心的营销经理找到了胡礼仪,许诺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希望能将“小胡生煎”的分店开进商场,招揽人气。

几乎与“香街”转型同时,今年年底,蜀山区表示,将对官亭路升级改造,欲创建精品街区和特色街区。

莫羽熙和一批“学生族”对于改造的消息,喜忧参半。“早就该改造了”,莫羽熙朝我递来会意的眼神,“这条路上脏乱差,猛地还会窜出来一只老鼠。”

提及“女人街”的衰落,小莫说,一来离安农大太远了,二来消费水平也比较高,不太适合学生群体。若论高大上,倒不如逛逛官亭路对面的“之心城”。

莫羽熙曾去过武汉的“户部巷”小吃街,楚风楚韵的标识和店面比官亭路更整齐划一,却透着池莉小说里浓浓的市井气息。行在这世间,岂能不食人间烟火?这平凡的烟火,自有它的美好,又何必千篇一律?

——要淡定,听听市民怎么说

前有香街的转型,后有官亭路的改造,网友们不淡定了,各自道出心声:

@张二哥老加班:“官亭路其实现在还是不错的,为什么非要搞改造呢!我真想不通了啊!难道非要搞得跟现在的女人街一样嘛!你看看那人气萧条的。”

@辉姐的爱妃:“说实话,官亭路被改造是一定的,首先他就在一个大的商圈里,再加上这个地方生意这么火,人流量又那么大,肯定是一个必改的地方啊!”

@木子易峯:“肯定要改造的高大上一点啊!其实现在的官亭路十分的适合大学生啊!来吃小吃的,是一个充满人情味的街道吧!”

@一千瓦的小灯泡:“我真怕官亭路一个改造之后,就会变得和女人街一样了,一点生气和人情味都没有了!只适合一些土豪和高大上的人群去了!”

@luna:“我看又是下一个女人街的节奏!有时候我们就喜欢这样有人间气息的地方,熙熙攘攘,拥拥挤挤都是好吃好逛。你一改造,物价涨了,门面物业费都涨价!我们消费者可不喜欢了。”

@林想想:“哎,以后可能都看不见我亲爱的官亭路了!我最爱的豆腐脑,我的小胡生煎还有吗?呜呜。”

@去大西南:“人要往前看,城市发展也是的!难道一直这样下去,出现安全隐患呢谁负责呢?”  

张洁  合肥晚报记者 徐颖奇 文图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