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新闻 » 合肥 » 正文

52岁女工程师完成最后一次“爱的奉献”

摘要: 12月9日,52岁的工程师高洁(化名)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早在2006年,她就希望在身后捐献遗体,并与红十字会签署了捐献协议。家人根据她的遗愿,通过红十字会将遗体捐献给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完成了她最后一次“爱的奉献”。

1

 

12月9日,52岁的工程师高洁(化名)走完了自己的一生。早在2006年,她就希望在身后捐献遗体,并与红十字会签署了捐献协议。家人根据她的遗愿,通过红十字会将遗体捐献给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完成了她最后一次“爱的奉献”。

让生命以另一种形式延续

9日晚上十点半,52岁的工程师高洁与世长辞,她的家人强忍悲痛,拨通了安徽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负责人付杰的电话:“我的姐姐走了,你们过来接收遗体吧。”

高洁的弟弟介绍,作为一名党员,姐姐为人善良宽厚,对待工作认真踏实,总想着为国家多做贡献。2006年,高洁萌生了捐献遗体的想法,希望去世后能将遗体奉献给国家的医学事业,在生命结束后尽其所能回报社会。

“但这一切我们并不知情,我们是后来在家里发现了遗体捐赠协议书才得知的,但这个时候姐姐已经没办法说话了。”高洁的弟弟告诉记者,姐姐患有严重的免疫系统疾病,最终发展成为多脏器衰竭,在安医大二附院ICU治疗。

因为高洁的病情过于严重,最终不幸离世。当班的医护人员得知高洁生前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大家集体默哀致敬。

我省登记5000人,实捐400余人

安徽省红十字会遗体(器官)捐献中心安徽医科大学接受站负责人付杰介绍,我省遗体捐献工作可追溯到1960年。当时,原安徽医学院首任院长、眼科教授、专家张锡祺的部分器官被捐献用于病理解剖,标志着我省遗体“器官”捐献工作的正式开始。

截至目前,全省已办理遗体捐献登记的志愿者近5000人,目前安医大接收站接受了310例左右,全省实现捐献的志愿者有400余人。尽管从总体来看实际捐献比例并不高,但付杰表示,遗体捐献工作是一件社会性的工作,需要全社会共同推进和支持。从我省情况来看,遗体捐献工作一年比一年好。

但远远不能满足需求,据介绍,尸源缺乏时曾经出现过几十个学生解剖一具尸体的情况。人体解剖学是了解人体结构的基础课,医学院学生正是从遗体上认识了第一根动脉、第一根神经,最终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医生。而一位眼科医生走上手术台前,至少要经历50次眼睛解剖的实践。

付杰介绍,目前我省遗体捐献还没有法规保障,现在我们奉行的是遗嘱执行人签字原则,没有家属的签字,捐献人单方同意也是不可以的。有的家属在捐献人去世后,不执行捐献人意愿,不捐献其遗体。他建议,遗体捐献工作应引起社会的关注,尽早尽快出台一部有关法规,以此保障捐献者、受捐者、接受站以及其他相关人员的合法权益,并提升社会认可度。

每一位遗体捐献者都是英雄

据了解,志愿者捐献的遗体主要用于医学院校的教学科研、病理解剖研究、角膜等组织器官的移植等。在我国,遗体捐献工作不仅能推动殡葬改革,节约资源,而且能够移风易俗,促进绿色殡葬的开展,保护环境。

付杰表示,每一位遗体捐献者都是英雄。近些年媒体曝出的被捐遗体不被尊重的现象只是极少数。他所负责的安医大遗体捐献接受站,一直很严格、严肃、认真、谨慎地服务于这项工作。安徽医科大学每一次组织学生上人体解剖实验课,都会向遗体三鞠躬、默哀三分钟。以此引导学生尊重标本,尊重遗体。

不仅如此,每一次遗体捐献告别会,他们都会组织学生参加。而每年的清明节、春分日、冬至、红十字会日、重阳节等节日,安徽医科大学遗体捐献接受站都会组织学生到大蜀山遗体(器官)捐献者纪念碑林举行各种形式的祭奠活动。

此外,安徽医科大学遗体捐献接受站每年都会组织志愿者将部分捐献者的骨灰护送回家。针对特别困难的捐献者家庭,他们还进行特别慰问与帮扶,并深入社区,定期开展义诊、文娱演出等活动。 

编辑:刘玉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