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新闻 » 发现 » 正文

1948年,皖西有条秘密“交通线”

摘要: 他们除了积极提供黄雒河对外交通渠道和区内交通,命令常去黄雒河向过往船商征税的分区武装人员负责接待、保护下船的交通员及其所带的撤退青年,并护送到联络部外,还提供了南京、裕溪口、黄麓师范等秘密联络点及芜湖的可利用关系,帮助学委开辟了新的路线,保证了青年学生交通撤退任务的需要;

来源:合肥晚报  2015年9月13日

 

○交通站旧址(资料图片)

○今日黄雒河老街

皖西秘密交通线,是上海中共秘密党组织学生委员会(以下简称“学委”)同皖西四分区于1948年5月联合开辟的。在其建立的半年多时间里,沪、苏、宁、杭有200多名进步学生从这里挣脱了国民党当局的魔掌,走进了大别山解放区的怀抱,经过革命的洗礼,迅速成长为新中国建设的栋梁之才。

辟线救人,真诚爱护

皖西交通线开辟于青年学生遭到国民党当局疯狂迫害之时。1948年1月29日,以同济大学为先导,全市27所学校4000多名学生参加的上海“反迫害、争民主”斗争遭到国民党当局的疯狂镇压,200多人被逮捕,不少人被列入“黑名单”。这是继1947年5月20日宁、沪、苏16所高校6000多名学生参加的挽救教育危机联合大游行被镇压和10月底浙江大学学生自治会主席于子三被杀害后,国民党当局所制造的又一惨案。为了从国民党当局的白色恐怖下抢救进步青年学生,学委先后委派吴康、乔石负责开辟政治交通工作,坚决果断、积极细致地组织安排学生中已暴露的党员和积极分子向各解放区撤退。皖西交通线就是学委此时开辟的诸多交通线之一。

1948年4月,学委指定李云翔联系开辟皖西交通线,并同意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秘密党支部的意见,决定派宣俊回家乡巢县探索进入皖西四分区的交通路线。6月,宣俊开辟了上海→南京→芜湖→裕溪口→黄雒河的第一条路线。由于当时我方在国民党统治区芜湖没有联络点,住宿次数多了容易暴露。为此,学委设法在柘皋建立了联络点,又开辟上海→南京→柘皋→巢县→黄雒河和上海→南京→柘皋→烔炀河→黄麓师范→散兵这样两条交通路线。以后当皖西四分区受到封锁、黄雒河被敌占据时,学委根据四分区联络站在芜湖的关系,还开辟了上海→南京→芜湖→江淮五分区→皖西四分区的交通路线。

9月底,为了进一步做好接应撤退进步青年的工作,学委又在黄雒河附近的芮家拐建立了交通站。据史料载,在开辟交通路线、建立交通站的同时,学委对交通撤退工作作了周密的安排,撤退人员离开上海前,学委将他们的名单、接头时间、接关系时的暗号等陆续转给总联络站,再由他们分配给外线交通员带走。接受任务后,交通员布置撤退人员办好假国民身份证,筹好路费,交出自己的身份证留给他人使用。出发前,交通员逐段向撤退青年学生具体介绍路线及沿途关卡,并根据撤退人员具体情况搭配成一定的社会关系,进行必要的化装,检查每人所带行李,规定到达目的地时的接头关系及暗号。途中装作互不相识,不聚集、不交谈,与交通员保持单线辐射关系,拉开一定距离,混在旅客中跟随交通员行动,并尽量减少路上停留时间,争取马不停蹄、一鼓作气地赶到皖西四分区。

艰辛工作,确保安全

皖西交通线穿插在敌占区里,条条都有风险。为了保证撤退青年学生的绝对安全,交通员们进行了艰辛的工作。他们凭着英勇果断、沉着冷静、善于应变的能力,充分利用各种可靠社会关系的合法掩护,诸如国民党军官差假证、某小学校长的委任状、社会上层人士及旅馆老板的名片等,战胜了沿途敌人公开的盘查和暗地的侦讯,克服了长途步行或骑驴容易暴露的困难,闯过了偷渡巢湖可能会遇到敌人的巡逻艇及风浪之险,以及敌人多次盘查等种种意想不到的险情,忍受了因错过接头时间后的焦急等待和因经常变换住处甚至在车站码头公园阴暗处过夜、生活无规律等种种“特殊待遇”,一次次地把一批批撤退进步青年学生安全地送进了皖西四分区。

特别是当黄雒河被敌占领,撤退学生无法上岸时,交通员们就当机立断,立即临时改变方案,或直达巢县后第二天再乘轮船至黄雒河上岸,或到巢县后于翌日花重金雇小船偷越巢湖进入四分区,或在黄雒河前方的姚渡上岸后步行折入四分区。有时因多次往返路费用完时,交通员们宁可变卖衣物或忍饥挨饿,也坚持把撤退青年学生安全送到四分区。由于交通员们的出色工作,皖西交通线没有一个撤退青年学生出过安全事故。

据史料载,皖西四分区也为青年学生的安全撤退提供了有力的支持。他们除了积极提供黄雒河对外交通渠道和区内交通,命令常去黄雒河向过往船商征税的分区武装人员负责接待、保护下船的交通员及其所带的撤退青年,并护送到联络部外,还提供了南京、裕溪口、黄麓师范等秘密联络点及芜湖的可利用关系,帮助学委开辟了新的路线,保证了青年学生交通撤退任务的需要;而且派武装护送交通员紧急出境,与过往船商约定秘密联络暗号,如船到黄雒河时,发出一长两短的鸣声为平安无事,两声长鸣为船上有情况等,对撤退青年的安全都起了很好的掩护作用。

放手使用,委以重任

皖西四分区和皖西军区积极、热情地接纳了这批撤退到根据地的知识青年。他们一方面让这些青年和解放区军民同吃同住同“跑反”,接受战争环境的考验。另一方面又大胆热情地把他们放到解放区的各个工作岗位上,有的还是机密性很强的工作岗位,充分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帮助他们迅速成长。例如让旧官员家庭出身的同志担任四分区司令部见习机要员和军区司令部机要员,专门翻译刘邓首长等的电报。

由于党对青年知识分子的重视和信任,使他们和当地军民一起,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了积极的作用。参加宣传工作的同志,一面寄发《告蒋军弟兄们的一封信》,宣传党的统战政策,展开攻心战;还使广大人民群众进一步认清国民党的反动本质,更加坚定了人民军队必胜的信心。另外,一些同志为皖西四分区编印30多期《每日新闻》和为皖西军区编印、出版60期改版的《皖西日报》,广泛地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各项政策,打击了敌人,教育了人民。在通讯部门,他们在简陋的厂房里,在短短的时间内,克服种种困难,顺利地装配了50部电台和一部扩音机,修理了几台10千瓦汽油发电机,有力地保证了淮海战役的通讯畅通。

几位去四分区工商管理局的同志,参加手工印制的皖西流通券的发行工作,为抵制伪币、稳定解放区的经济起了积极作用。去手榴弹厂的同志,认真学习翻砂技术,边工作边战斗,经受了艰苦生活的考验。去安徽公学和安徽军政干部学校的同志,参加了这两所学校的组建和教育管理工作,前后培训了800多名当地学员,为建设安徽、培养干部作出了贡献。

重视教育,严格要求

在大胆信任、放手使用的同时,大别山解放区各级党组织十分重视对青年知识分子进行政治理论和思想教育。1948年12月下旬,皖西区党委在其所在地晓天镇为奉命集中到此的撤退青年办起了“皖西区党委干部学校”,以适应全国形势迅速发展的需要,为全国解放培养党政军干部人才。

1949年1月下旬,三纵政治部在阜阳柴集为他们又办起了干校,青年学生认真学习,自觉改造,取得了可喜的成果,不但提高了理论和政策水平,还培养艰苦朴素和理论联系实际的作风。皖西干校学习条件极其困难,没有课桌,他们就席地而坐,用自己的膝盖记笔记;缺乏纸张,他们就自制袖珍式小笔记本;没有课本,他们就互相传抄。不少同志用密如蝼蚁的手迹抄录了许多中央文献资料;三是增强了党性和集体主义精神。当时,因供应紧张,吃饭时吃得稍慢一点的同志就添不到饭,因而无形中造成一种快吃快添的紧张气氛。临时党支部为此召开了一次意义极为深刻的支部大会,议题就是党员不许抢饭。会后,大家说到做到,没有一个党员抢饭,吃饭时的紧张气氛一扫而光。

据了解,全国解放后,当时被送进皖西四分区的202名同志,在中央和地方的各层次岗位上兢兢业业,数十年如一日,满腔热情地参加一些有利于国家、有利于人民的工作。

□王荷秀 程堂义

编辑:李昕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