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新闻 » 发现 » 正文

北门的上海内迁厂

摘要: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于工业调整,合肥模具厂更名为合肥手表二厂,但仍保持模具的生产。随即,由上海几家小印刷厂合并的安徽省印刷厂成立了,厂址先选在西郊十里庙,1965年,安徽省印刷厂又迁到白水坝,与合肥印刷厂合并后成立了安徽省新华印刷厂,厂里的很多职工依然是上海师傅。

来源:合肥晚报  2015年9月13日

○即将成为居民区的安徽新华印刷厂

○合肥模具厂共青团员在逍遥津合影

1958年,李夏的父母由某区政府调入新成立的省委机关钢铁厂工作,厂址就在双岗西北边的濉溪路上。上世纪五六七十年代,濉溪路和双岗以北的合瓦路北五里井一带,都是工厂密集的工业区,其中有一些厂是从上海内迁的,如合肥模具厂、新华印刷厂等。由于李夏家的不少邻居都是上海内迁厂的员工及其家属,因此李夏也十分了解这些工厂迁来合肥以后的情况。

口述人简介

李夏,1953年生于合肥,家住濉溪二村。1965年毕业于合肥双岗小学,1968年毕业于合肥三中,1968-1971年在长丰县罗塘乡插队,1971-1984年在中科院安光所工作,1984年-2013年在合肥广播电视报社工作。

从模具厂到手表二厂

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省机械厅在肥成立了一批专业化工厂,坐落于合瓦路五里井的合肥模具厂便是其中之一。虽说它成立于1965年底,是以合肥电机厂工模车间为主组建的,但厂子的技术骨干都是上世纪五十年代从上海来肥的老师傅。

众所周知,合肥电机厂是1956年由上海内迁的,同时带来了一批技术工人。1958年,合肥电机厂又从上海招收了一些学员,因此上海、江浙籍的工人在该厂所占比例较高。当时调到合肥模具厂的上海、江浙籍的管理人员和工人约20余人,其工种涉及锻工、车工、铣工、磨工、模具钳工、热处理工和生产调度等。这批上海老师傅的共同特点是:工作敬业、技术精湛,有的还有一手绝活,但他们并不保守,热心“传帮带”,培养徒弟,因此普遍受人尊敬。

模具,是一种工艺装备,小到纽扣、家电,大到汽车、飞机,都离不开它。模具厂是资本、技术密集性企业,设备精良,仅以一台德国进口的坐标镗床,就价值几十万美元。当时合肥模具厂是省内最大的专业模具厂,产品以冷冲模为主。冷冲模最好的钢材是铬12,锻造极其困难,但在上海八级工师傅倪义大的手下,就如同“揉面团”,得心应手。倪师傅还有一手绝活:打手铐。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公安部门还登门求教,请他去指导这门技艺。合肥模具厂的热处理技术也很棒,拥有当时省内最高级别的八级工、上海人杨师傅,经他处理的产品变形率很低。

合肥模具厂拥有当时省内最大的磨床,系德国进口,可加工2.4米×0.6米的产品,为省内罕见。另外,厂里还拥有15台电加工设备,可进行电火花、电脉冲、线切割加工,亦为省内最大规模。当然,模具装配技术也属上乘,上海师傅们装配的模具,间隙仅为0.05毫米。那时,上海师傅使用普通车床,在刀架上加磨头,加工大型的内外圆件,师傅们用卡尺根据手感测量,使加工精度达到仅误差0.01毫米。合肥模具厂生产的一套硅钢片模具,寿命可达60万次。

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模具厂参与了合肥市数次工业大会战。如“三七高炮”会战、普及农村广播网舌簧喇叭会战、江淮40拖拉机会战、自行车会战等等,都交出了优质的产品。其产品也是远销省内外,省内所有的电机厂、电扇厂,如合肥电机厂、皖南电机厂、扬子电扇、牡丹电扇均使用该厂的成套模具产品,甚至远销江苏、河南等省。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由于工业调整,合肥模具厂更名为合肥手表二厂,但仍保持模具的生产。1980年,合肥手表二厂建成一条年产30万只表壳的生产线,专为合肥手表厂的“红星”“安美时”手表配套。实现了当年转产、当年见效益,并扩大生产规模,成为当时企业转产发展之范例。1984年,该厂被评为合肥市最佳经济效益单位,被轻工业部评为设备管理先进单位,1985年该厂以年创利税11万的佳绩,被评为合肥市先进企业称号。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该厂的上海老师傅陆续退休。

家与新华印刷厂为邻

1956年,由上海迁往合肥的工厂约有14家,其中包括安徽新华印刷厂的前身——合肥印刷厂。该厂当时的厂址在濉溪路白水坝烈士墓的北对面,宿舍区则在濉溪路的南边,与我家所住的省委钢厂宿舍紧邻,由此我就会常到印刷厂宿舍的同学家中去玩。记得印刷厂的宿舍比我们住的要考究一些,一家有一个主卧,都铺有地板,打有壁橱,在我这个“土八路”孩子的眼中,很是新奇。我的一位小学同学家中,居然有一台像床头柜似的收音机,音响效果极好,我曾经在他家“蹭”听过广播小说,至今难忘。

1959年,上海正兴印刷厂的吴师傅等应邀到合肥考察,住在长江饭店。不知怎的,吴师傅丢失了一只鞋,饭店得知后,设法替他配了一只,吴师傅回沪后,逢人便夸合肥好,合肥人好。不久,他随厂迁到合肥。随即,由上海几家小印刷厂合并的安徽省印刷厂成立了,厂址先选在西郊十里庙,1965年,安徽省印刷厂又迁到白水坝,与合肥印刷厂合并后成立了安徽省新华印刷厂,厂里的很多职工依然是上海师傅。

在我的印象中,上海的师傅们大都很敬业,“做生活”实实在在,精益求精。我上初中时,曾到该厂“学工”,对此颇有感受。虽然厂区与宿舍区相距不过一二里路,但仍有不少老师傅自带饭菜中午在车间吃。我想,一来是口味问题,二来是为了节约,包括节约时间和钱财。

在我的记忆中,印刷厂还有一座单身宿舍楼,二三层高,居住着在上海及江浙等地的工人师傅们。听人说,此楼中住着几位老单身汉,其中一位五十多岁退休后,才回上海结的婚。他们把青春献给了合肥的建设事业,着实值得敬佩!

新华印刷厂的印制质量还是挺高的。它印过本省的中小学教材,印过毛泽东主席的著作及名著。近日翻阅市地方志办公室编的《合肥大事记·1840-1990》,读到“1966年3月22日,市委工交政治部召开企业班组长代表会,会上举行授《毛主席语录》仪式”。不用说,这是近水楼台先得月,沾了新华印刷厂的光。当时该书是一本难求。1966年国庆前夕,我准备上北京串联,跑遍全市书店,都未能购得一本“语录”。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蜚声省内、国内的《安徽文学》《文艺作品》等杂志,均在该厂印刷。七十年代中期,毛主席倡导大家读《红楼梦》,我亦跑遍全市书店而未购得,只得求助于印刷厂的同学,方才购得一套。  

到了新世纪之初,安徽新华印刷厂迁至北二环(砀山路)时代出版传媒产业园,更名为安徽新华印刷股份有限公司。而当年的安徽新华印刷厂所在地,现在已被一幢幢居民楼所代替了。

□李夏/口述 张天怡 程堂义/整理 高勇/翻拍

编辑:李昕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