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微博
微信
当前位置:合肥都市网 » 新闻 » 发现 » 正文

他有一颗珍爱艺术之心

摘要: 现在不仅广州市建立了“赖少其艺术馆”,合肥市政府也投资兴建了“赖少其艺术馆”,展览曾菲女士捐赠的300幅书画作品,以表彰赖少其对安徽省文化事业和徽派艺术发展所作的重要贡献。

○1998年,重病中的赖少其以极大的毅力坚持“衰年变法”,创作了一批极具神韵的“八十后作品”,得到美术界高度评论

○赖少其请陈毅市长为画展剪彩并参观

口述人简介

于在海,1946年生,山东文登人。1984年至1993年担任赖少其秘书;现任合肥市赖少其艺术馆馆长,兼任省博物馆学会副会长、省革命纪念馆专委会副会长、中国书画名家馆联会常务理事等。主要研究赖少其革命经历和书画艺术。出版了《赖少其作品集》《赖少其版画文献集》、《赖少其花鸟画集》等多部著作。

亦师亦友 以诚待名人

上世纪50年代赖少其在南京、上海主持文艺界工作时,与华东的艺术大师和文化名人们有过许多鲜为人知的交往。

1950年6月,赖少其担任南京市文联主席时,很重视广泛团结高等学校学者和从事文艺工作知识分子。他得知傅抱石坚持做国画而境况不好,没有受到应有尊重时,对他十分关心,立即主动去探望他,并特地在文联第二届文代会上作了安排,傅抱石教授当选文联常委并兼任市文联美术工作委员会第一副主任。6月9日市文联设宴招待三野陈毅司令员时,赖少其邀请傅抱石等文联常委一起赴宴联欢,而且安排坐在首席上。1954年,唐云主持了在跑马场的华东区第一个美术展览,赖少其专门邀请陈毅市长出席剪彩、参观展览,对华东美术界产生很大影响。

赖少其与赵朴初先生惺惺相惜、始终如一的友谊和情景交融、相得益彰的艺术趣事也值得后人怀念。

1977年8月,为庆祝党的十一大胜利召开,赖少其以所珍藏的前清年代朝鲜进贡的好纸,精心创作了一幅《万松图》,构思新颖,画风古朴,万松中突出一棵苍劲老松,象征邓小平出山治理劫后紊乱的国家。之后请北京故宫博物院副院长彭炎、著名作家阮波夫妇送赵朴初先生题词。赵朴老对画爱不释手,赞叹不止,心有灵犀,欣然命笔:“着意画万松,天矫如群龙。千山动鳞甲,万壑酣笙钟。中有一松世莫比,似柳三眠复三起。眠压冬云八表昏,起舞春风亿人喜。天爆竹是心声,共助松涛争一鸣。枝抒氛霾光觥觥,骨傲霜雪铁铮铮。为梁为栋才难得,老不图安身许国。日月光华华岳高,愿松长葆参天色。”

“千山动鳞甲,万壑酣笙钟”是苏东坡描写古柏松涛佳句;“似柳三眠复三起”,传说汉苑有柳,状如人,暗指邓小平复出为人心所向。两人的书画特色完美辉映,曲尽其妙,发挥得淋漓尽致,这是赵朴老自认为最满意的诗作之一。

赖少其对近代的艺术大师们傅抱石、林风眠、潘天寿、钱松晶、吴湖帆、贺天健、朱屺瞻、唐云、谢稚柳、谢之光、王个移等的尊重和友情,更令他们感受到赖少其正直豪爽和肝胆相照的为人,称他为“知音”,结成了忘年之交。

1956年赖少其被任命为上海中国画院筹委会主任。当时上海著名的书画家吴湖帆、贺天健两位老先生之间有些历史成见,为了团结一致,同舟共济,在赖少其的斡旋下,吴湖帆和贺天健终于在1957年春天握手言欢,共同积极参与画院的活动。当时报纸都以显著位置刊登了这一消息,上海画坛一时传为佳话。

对一代宗师黄宾虹先生,赖少其更为推崇备至。1950年代初,他们同为华东美协和上海美协的负责人。赖少其专程去杭州拜访黄宾虹老人,动员和鼓励他进行白内障手术。黄宾虹恢复视力后作画不辍,赖少其又代表上海市政府向黄宾虹先生授予“人民画师”称号,为其祝寿,举办画展;之后出版《黄宾虹山水画册》,并为其作序;黄宾虹去世时又为其举行了隆重葬礼。

1987年5月,赖少其在安徽歙县参加“黄宾虹研究会”第二次会议后到杭州,作为对黄宾虹先生的怀念,他专程去黄宾虹旧居。看到院房长年失修而损坏破烂、杂草丛生,赖少其心中十分感叹。他通过浙江省政协主席王家扬、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陈安羽向省领导反映,提出由政府出资修复黄宾虹旧居并向浙江省博物馆提出建立纪念馆的建议。后来省委、省政府作了决定,拨款修复了旧居并建立纪念馆,对外开放。

黄宾虹旧居、黄宾虹纪念馆和潘天寿纪念馆、唐云艺术馆等先后建立,对于杭州乃至华东、中国艺术界,是一件历史影响深远的文化大事。而这其中,赖少其功不可没!

故地重游  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1987年春到杭州时,赖少其见到了一位曾是雁荡山地区游击队司令的老朋友周丕振,遂产生了故地重游的心愿,沿着他当年逃出“上饶集中营”进入浙江之后的路线走一回。

陈安羽与赖少其在“皖南事变”时坚守东流山战斗,而又是同时分别从“上饶集中营”逃出来的生死战友。在舟山的沈家门,赖少其回忆了那时为了想经该处前往上海,差点遭日寇炮击而葬身鱼腹,望着那浩瀚的大海,心中也似乎有一股潮水在奔涌翻滚。随即,他们一行又渡海去到中国四大佛教地之一的普陀山,游览着那些著名寺庙,赖少其被灵感所感召,又创作了国画《不肯去观音》,他开玩笑说:“还是中国这边的山水好,观音都不肯离去。”

返杭途经绍兴,这里是赖少其一生最崇敬的鲁迅先生的故乡,也是赖少其最敬重的晋代书法家王羲之写《兰亭序》的地方。他对鲁迅有一种异乎寻常的亲切之感,觉得是在看自己的一位父辈的故地和遗物。上世纪30年代他与鲁迅先生通信时,鲁迅先生曾经对他的木刻作品予以肯定,并提出许多中肯的建议和谆谆教导,为他指引人生前进的方向,告诉他如何将自己融入整个社会之中,以“一木一石”的精神,为中华民族奉献自己的一生。在参观鲁迅纪念馆时,无论是先生少年时代曾经读书游玩过的“百草园”和“三味书屋”,还是旧居中先生曾经用过的笔墨物品都能激起赖少其无尽的遐想和幽思。

此次故地游踪,历时十余天,不但游名山、赏雅景、畅胸怀、开眼界,还弥补了许多青年时期戎马倥偬所留下的遗憾,更创作了一批流传下来的作品,可谓收获甚丰矣。

回故里两次艺术“变法”

1986年赖老从安徽回到家乡广州定居后,就开始进行艺术上的“丙寅变法”。“丙寅变法”的核心正是“中西融合”,即吸收西画技法,发挥中国画的特长。那个时候赖老已经71岁了,还能想要进行艺术的改革,不仅勇气可嘉,也做出了很多努力,其中就包括他亲自去国外参观博物馆、艺术馆,吸收西方艺术的精华。他还喜欢用近似平面构成的形式来摆弄他画中景物,类于儿童画疏淡、不经意的线条、简约的布局,却能在最后的层层渲染中得到丰富,显示勃勃生机的自然风物,散发出振聋发聩的艺术魅力。

赖少其晚年身患帕金森氏综合征日益严重,在其失去生活能力,左手僵硬、插入鼻饲管,折磨衰弱不堪之时,他仍以极大的毅力坚持80岁后的“衰年变法”。此时他难以勾勒细致的线条,以厚重的湿笔和墨色的层次去融合出他梦中的黄山,将向往心神与云雾画境融为一体;准确的颜色和丰盈的色调所描绘的花篮、盆景、紫藤、向日葵等花卉,虽然再现病中苍凉的生活,可却是欢愉的生命情调;他2000年11月28日去世前几天书写的隶书“生命不息”、“战斗不已”,正是他顽强精神的写照。

我们知道,艺术品要在流传中才能产生更大的影响力。赖老深明此义,偕同夫人曾菲倡导并支持“广州市艺术博物院”的筹建,带头将其275幅书画作品无偿捐献给广州市政府,体现了艺术家献身理想的崇高风范。现在不仅广州市建立了“赖少其艺术馆”,合肥市政府也投资兴建了“赖少其艺术馆”,展览曾菲女士捐赠的300幅书画作品,以表彰赖少其对安徽省文化事业和徽派艺术发展所作的重要贡献。

赖少其去世时,党和国家领导人、艺术界朋友纷纷对一代大师去世表示哀悼。赖老若九泉有知,当欣慰一笑矣。赖少其的骨灰安放在上海“福寿园”文化陵园,与当年华东的新四军战友和艺术家们相邻为伴。2003年11月8日胡立教、汪道涵等数百名新四军老战士和文艺界朋友及合肥市领导等参加了纪念碑揭幕仪式,在蒙蒙细雨中,向他进行最后的告别和致敬……

资讯标签 赖少其 黄宾虹

编辑:查立华

相关报道